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涪陵榨菜掌门人周斌全股市身家接近4亿元
13个月股价涨了200%  机构看不懂“榨菜中的茅台”
 
金证券记者  张贺
 
    股市不好,股民关灯吃面配榨菜。这是流传已久的一句笑话,很难解释涪陵榨菜(002507)为什么股价暴涨、屡创历史新高。
    7月16日,涪陵榨菜再次创出29.98元的历史最高价,收于29.77元,总市值近235亿元。自2018年3月29日,公司宣布重组失败复牌后,股价已经上涨近80%,而自2017年6月2日最低价9.93元以来,公司股价涨幅更是达到不可思议的200%。
 
连续提价导致机构剧烈分歧
   “茅台的上涨我还能稍微理解一点,毕竟产能有限、奇货可居,加上囤货导致价格不断上涨,有投资属性,炒的是所谓消费升级的概念。但榨菜说实话我不大能理解,既不值钱,行业壁垒也不高,虽然价格也一直在涨,炒的是所谓消费降级的概念。一个升级,一个降级,今年两家消费品公司股价都创出历史新高,实在是很无语。”北京一知名券商分析师对《金证券》记者感叹,虽然做的是发掘公司价值的工作,但实际上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分析师只能在股价上涨后再找基本面的理由。
    股价大涨后,理由还是很好找的。一公募基金人士表示,判断一家消费品公司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志就是看其产品是否能持续提价。2016年7月,涪陵榨菜以“原料和劳动力上涨”为由,将11个单品的价格提高8%-12%;2017年2月,以“缓解成本压力”为由上调了9个单品的产品到岸价格,提价幅度为15-17%不等;2017年四季度,公司将脆口榨菜从175g包装降低至150g,主力榨菜88g降至80g,但售价不变,变相提价10%-16.7%。上述公募负责人认为,公司即使产品再次提价,也不影响消费者的决策。此外,之前的几次提价,扩大了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从2015年的14.9%提升至去年末的20%),还直接带动了收入和利润的高增长,2017年收入同比增长35%,利润同比增长61%。从这个意义上说,“涪陵就是榨菜中的茅台”。
    有趣的是,去年涪陵榨菜产品连续提价后,不少券商下调了公司的评级,包括上述基金在内的不少机构也从公司中撤离。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华泰柏瑞健康生活、华泰柏瑞盛世中国、富兰克林国海中小盘减持了公司股票,兴全合宜灵活配置、汇添富6月红添利定期开放债基成为公司新进股东。
    今年一季报显示,目前多家基金持有涪陵榨菜,持股比例占公司流通市值的9.18%、总股本的8.97%,一季度末基金合计减持公司4214.3万股。目前该股持有机构数量为51家,较去年四季度末的158家大幅减少。前十大股东累计持有4.78亿股,占总股本比为60.61%,较去年底增加1100.01万股,持股高度集中。
  
并购重组屡屡失败让机构揪心
    除了担心涪陵榨菜连续提价导致消费者流失外,公司并购重组屡屡失败也让机构揪心。
    深圳一家大型私募负责人对《金证券》记者说,随着现代人对健康的追求越来越高,会逐步减少高盐的榨菜摄入,而涪陵榨菜产品单一的问题十分明显,一直是在下饭菜领域横向拓展,并未朝纵深领域大幅跨进;另一方面,涪陵榨菜上市后有资本驱动条件植入互联网基因,但却没有打开这个流量入口。如果不能尽快改善,对后期估值影响比较大。
    涪陵榨菜年报显示,去年榨菜共贡献了12.84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84.48%;近年来开发的其他产品如海带丝、萝卜产品的营收仅1.07亿元,占营收比重仅7.02%。
    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的风险,涪陵榨菜早已意识到,因此多次试图通过并购扩张打破天花板,可惜的是,在2015年以1.3亿元收购了四川惠通食业有限公司之后,其此后三次收购再也没能成功过。
     2016年,涪陵榨菜计划收购“国内某调味品生产企业90%以上股权”;2017年,涪陵榨菜表示要收购一家东北大酱企业;2017年末,涪陵榨菜称要收购四川味之浓和四川恒星100%股权,两者主要经营豆瓣酱等调味品。以上三次收购计划全部以失败告终。
    据悉,涪陵榨菜2015年还针对85后消费群体在天猫、京东等电商渠道推出休闲零食“疯狂的田园”,包括牛肉干、豆腐干等产品。但目前,天猫和京东的乌江旗舰店内,并没有“疯狂的田园”及其产品,客服表示“现在没有的哦”。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在去年11月的管理层换届会议上,涪陵榨菜负责人强调,榨菜、泡菜、酱均为公司未来发展方向,涪陵榨菜定位于大的调味品产业,公司注重内在发展的同时,也一直在寻找并购机会,进行外延式发展。
 
百亿乌江和周斌全的“野心”
    “涪陵榨菜能涨这么高,和百亿乌江的计划有关,涪陵国资和周斌全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四川当地投资人士对《金证券》记者透露,百亿乌江的提法一出,就有很多资金闻风而动,也就是那时开始传闻公司有“强庄运作”。
     记者注意到,“百亿乌江”的提法最早出现在2017年1月17日涪陵榨菜董事长周斌全的新年贺词中。公司此后表示,2017年是继续转型升级的重要之年,是确定行业绝对领导者地位关键之年,是实现百亿乌江(营收)的开局之年。周斌全曾表示,百亿乌江是公司中长期的规划,实现时间至少5到10年。
     涪陵榨菜财报显示,2017年公司营业总收入为15.20亿元,销售净利率为27.24%;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为5.07亿元,销售净利率为22.64%。
    “今年营收应该可以站上20亿元关口,如果真能五年实现百亿大关,并且还能保持这么高的利润率,复合增长率会非常惊人,资金为之疯狂也是有道理的。”但四川当地投资人士也表示,单打独斗是无法实现百亿目标的,后面必须得用兼并、收购或联营等扩张手段。
     在采访中,多位四川投资人士对周斌全赞不绝口,称其不仅有野心,而且有能力、有魄力。
     公开资料显示,1963年出生的周斌全历任涪陵地委组织部干部科主任干事、政法委综治办主任、涪陵市政府流通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早在1997年,周斌全就在涪陵另一家上市公司涪陵建陶 (000688)任投资银行部经理、集团董事兼副总经理等职务,此后朝华科技重组涪陵建陶。2000年,周斌全离开了风头正劲的朝华科技,调任涪陵榨菜集团总经理,上任第一年就让销售收入只有一个亿却亏损500万的公司扭亏为盈。2010年11月,在上任十年后,周斌全带领的涪陵榨菜登陆A股市场。2010年当年底,涪陵榨菜的总市值为42亿元;2018年7月16日,涪陵榨菜的总市值为235亿元。 
     涪陵榨菜是国有企业,实际控制人是当地国资委。公司2013年6月曾公告,涪陵区国资委将所持有的涪陵榨菜35.57%股份无偿划转给了涪陵国投,划转完成后涪陵国投持有公司40.45%股份,但涪陵国资本身持有涪陵国投100%股权,所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地位不变。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由于看好涪陵榨菜的发展,控股股东涪陵国投此前连续四次自愿追加股份锁定期,每次追加期限均为12个月,股份的最终解禁日为2017年9月30日。目前,涪陵国投持有公司3.13亿股,以当年的持股成本计算,可谓赚得盆满钵满。目前,还没有出现涪陵国投的减持信息。
  虽然此前有不同程度的减持,但目前涪陵榨菜主要高管均有持股。以7月16日收盘价计算,董事长周斌全持有涪陵榨菜1325.40万股,市值3.95亿元,比2000年上市收盘第一天多了2.55亿元;总经理赵平持有173.03万股,市值5151万元;副总经理袁国胜持有17.82万股,市值530.5万元;董事会秘书韦永生持有 6.25万股,市值186.15万元。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