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蓝思科技大喇叭广播“业绩要转好了”
“女首富”高调背后的可转债困局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今年一季度,蓝思科技(300433)净利润大幅下滑50%。值得玩味的是,近期公司高管频繁参加电话会议,向券商分析师、机构投资者释放“市场大幅回暖,公司二季度业绩大幅改善”的利好。昔日“女首富”如此高调的背后,藏有何种玄机? 
 
可转债困局 
    7月14日,7月16日,蓝思科技连续参加了两场电话会议,参与方包括长江证券、中金公司、易方达基金、博时基金等近二十家机构。公司董秘彭孟武透露,“上半年销售收入增长和预期相差不大,净利润同比增长40%—60%”,“市场整体有回暖迹象,上半年,华为、OPPO、VIVO、小米等各大国产品牌对本公司产品提出了大量需求。”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最近两日,浙商证券、东方证券、平安证券等券商也发布了热情洋溢的研报,称公司今年3季度有望迎来转机、下半年可期,并给出了“买入”评级。 
    这引起了不少投资者的关注。有股东戏言,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大多简单记录,“说一小半,藏一大半”,“你看蓝思科技的披露,给人的感觉就是拿着大喇叭,巴不得向全世界宣告,我们业绩要转好了。” 
    圈内人士分析,公司突然高调的背后,或与可转债困局有关。据了解,去年12月5日晚间,蓝思科技宣布将以100元/张的价格,发售4800万张,共计48亿元蓝思转债。公开资料可见,蓝思科技实控人周群飞近年一直称霸于胡润女富豪榜单前三,2015年为女首富,2016-2017年位置稍有变更,但始终处于排名前列。 
    不过,在大股东出尔反尔放弃配售、上市破发、中签率畸高、公司业绩起伏较大等因素影响下,蓝思转债(123003)一直提振无力,昨日最新收盘价为95.51元。尽管蓝思转债今年6月14日进入转股期,考虑到昨日蓝思科技正股收盘价为13.29元/股,而最新有效的转股价格为24.18元/股,这也意味蓝思转债投资者如果选择转股,将是一桩亏本生意。 
    根据公司7月3日的公告,2018年第二季度,共有3368张“蓝思转债”完成转股(票面金额共计33.68万元人民币),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末,公司剩余可转债票面总金额近48亿元。相比公司发行的4800万张可转换公司债券,完成转股的债券可以忽略不提。 
 
为昔日的大意埋单
    事实上,在上述电话会议中,可转债确实是绕不开的话题。《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当被问及可转债对利润的影响有多大,董秘彭孟武表示,今年财务费用压力较大,按照会计准则,可转债一部分按照票面利率计息,一部分按照市场利率计息,每年产生的财务费用约2个亿,如果未来转股的话则有利于降低财务费用的产生。 
    公司并非没有动过脑筋。6月11日公司董事会曾公告向下修正转股价,彼时蓝思转债放量跳空大涨近4%第一次站上面值,但是让市场大跌眼镜的是,在6月26日股东大会表决日,董事会修正提案未获通过。蓝思转债下修转股价的“意外”,打破了此前“主动下修必然成功”的市场定律。 
    对此,彭孟武解释,下调可转债转股价格的议案在股东大会未获通过,其实现场投票获得了通过,主要是香港投资者在网上投了大量反对票。公司第二大股东群欣公司因持有可转债,而第一大股东为其一致行动人,都回避了表决。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债券人士称,许多上市公司也面临持有转债的股东必须回避投票的规定,但历史上有多次大股东在投票前卖出或通过大宗交易转让转债以便投票的案例,从而顺利下修转股价。从“蓝思科技投赞成票的比例65.2%,离三分之二通过比例仅差一点”的细节来分析,公司方面是马虎大意了。 
 
背后算盘能否如愿
    值得一提的是,昨日,蓝思科技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7月18日收到实际控制人周群飞、郑俊龙所控制的长沙群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群欣公司”)提交的《关于增持蓝思科技可转债计划实施完成的通知函》,其本次增持计划已于2018年7月17日期满,期间群欣公司共增持蓝思科技可转债51.5万张,增持后持有公司可转债403.6万张。 
    这也意味,虽然群欣公司手持可转债在整个发行量占比不高,但公司二股东毕竟已“入局”,加上可转债的庞大财务压力,蓝思科技促使债转股的急迫心情可想而知。 
    《金证券》记者也注意到,彭孟武直言,本次可转债初始转股价格较高,最新有效的转股价格与现在的股价差距也较大,不利转股,因此公司希望通过适当下修转股价格来促成可转债持有人转股,因为可转债持有人最终都是要转股的。 
    公司近期频频抛出利好的背后逻辑也就不言而喻,通过释放利好刺激正股价格,从而促进更多蓝思转债完成转股。不过,从二级市场来看,近日公司股价并未掀起明显波澜。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