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黄浦上演董事长“逼宫”大戏
中崇投资欲夺新华闻控制权?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董事长被董事会成员投票罢免,董事长喊冤称“无法律依据”,并投了反对票。近日,这一出“逼宫”大戏在新黄浦(600638)上演,引来流言无数。值得一提的是,这位董事长曾任黄山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 
 
罢免太儿戏?
    7月22日,新黄浦公告称,其第七届董事会2018年第五次临时会议于7月20日在上海召开,以5票同意1票反对3票弃权,通过罢免程齐鸣董事长职务的议案。 
    公告称,经公司三分之一以上董事联名提议,鉴于公司七届董事会于2018年6月届满,为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促进公司正常经营发展,进一步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同时鉴于董事长程齐鸣年龄及身体原因。根据相关法规,提请公司董事会,罢免程齐鸣公司董事长职务。据了解,当时联名提出罢免议案的董事包括陆却非、仇瑜峰、叶桂峰、刘红霞、董安生。 
    “程齐鸣对此议案投反对票,反对理由:以身体和年龄原因罢免太儿戏,无法律依据。”公告称。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另外3票弃权为董事周旭民、甘湘南以及独立董事李良温投下。对于投弃权票的理由,周旭民表示对股市是否造成大波动未作出充分分析和说明;甘湘南弃权理由为对罢免董事长事件可能对公司股价未做分析和说明;李良温的弃权理由是建议进一步协调。 
    值得一提的是,程齐鸣自2010年起就担任新黄浦董事,堪称“两朝元老”。据此前公告信息,他1956年生,曾先后任黄山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 
 
 “高薪说”站不住脚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新黄浦“逼宫”事件公开披露后,迅速引发了上交所的关注。在监管工作函中,上交所要求新黄浦确保董事会会议严格依照规定的程序进行及董事会决议合法有效,且妥善安排董事长更替事项。就在昨日,新黄浦公告了情况说明:公司现由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陆却非先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直至选举产生新任董事长为止。 
    与此同时,市场流言四起。有知情人士爆料称,新黄浦董事要联名罢免现任董事长程齐鸣,背后原因跟董事长“薪酬”有关。翻阅新黄浦最近三年的年报,新黄浦董事长程齐鸣在报表中“报告期从公司获得税前薪酬总额”一栏,显示为空白,即公司年报对程齐鸣个人的薪酬情况从未予以披露。据称程齐鸣本人曾承诺,不从新黄浦公司获得薪酬。但是公司年报可见,在董事长程齐鸣“是否在公司关联方获取报酬”一栏,填写的内容为“是”。也就是说,董事长在关联方处领薪。 
    据媒体报道,程齐鸣在2015年6月任职后到2017年三年领取的税后薪酬超260万元。以年度平均计算,每年超过百万。 
    不过,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外界信服。《金证券》记者接触的上海资本人士分析,新黄浦高管普遍薪酬不菲,比如副董事长陆却非年薪为132万,其他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级别的高管也接近百万薪酬。在他看来,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薪酬高从来不会是罢免高管的原因。 
 
二股东夺权前奏?
    “这样的案例在A股相当罕见,虽然新黄浦这届董事会的任职时间已经到期,但董事会以如此撕破脸皮的形式让老董事长下台,确实是万万没想到。”前述上海资本人士直言,程齐鸣此前除担任董事长外,他还是新黄浦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的副总裁。新华闻对新黄浦的持股比例不高,从目前董事会成员背景来看,程齐鸣是唯一明确归于“新华闻”系。“现在程出局,新华闻投资在董事会的席位如何保证?”而从弃权独董李良温的说辞“建议进一步协调”来看,几方应该存在激烈的博弈。 
    事实上,如果放在新股东步步紧逼的背景下来看,此次老董事长被罢免有了别样的意味。据了解,新黄浦的主营业务为房地产,但手中却有信托、基金、期货、保险等众多金融牌照,直接参与投资了华闻期货、瑞奇期货、中泰信托等优质金融资产,因此多年来一直被“野蛮人”觊觎。光是股权争夺战就上演了三季,其中,第一季的中科创四度举牌后黯然退场,第二季的黑马上海领资三次举牌后将所持股份易手他人,直至此次中崇投资登场。 
    2017年11月15日,新黄浦公告披露了二股东变更事项。盛誉莲花基金及其控股股东中崇投资接棒上海领资成为新黄浦二股东,盛誉莲花间接控制上海领资持有的新黄浦17.64%的股权。随后,在今年5月23日-7月9日期间,中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竞价交易买入1395.3万股新黄浦股份。据新黄浦公告,截至2018年7月9日,中崇投资及一致行动人盛誉莲花基金所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87%。这意味着,其持股比例将逼近持股25.06%的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有限公司。 
    尤其,中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盛誉莲花基金表示,未来6个月内,拟通过自有或自筹资金,继续增持新黄浦股份不低于1亿元。而在新黄浦5月17日举办的2017股东大会上,中崇投资和盛誉莲花基金的实控人仇瑜峰被选举为新黄浦第七届董事会董事。 
    《金证券》记者发现,在7月20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董事仇瑜峰并未到场,但其授权陆却非代为行使表决权,且投了罢免董事长的赞成票。 
    沪上某券商研究员告诉《金证券》记者,最近几年新黄浦虽然概念不少,但业绩一直没有亮点,导致大家都很少关注。“此前几任举牌方都黯然离场,很大原因就是在新黄浦没有话语权,因此比较难合作。目前来看,中崇投资比较强势,不仅进了董事会,还能左右人事罢免。”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此次“逼宫”大戏引起圈内关注,但二级市场上却是丝毫未受影响。最近两日,新黄浦股价连收了两根小阳线。有股东更是在贴吧内留言,“新黄浦的市场表现是一潭死水,亟需打破,或许新的董事长上任就是个契机”。 
    昨日,《金证券》记者拨打新黄浦董秘办电话,但截至发稿前,未有人接听。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