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比特币矿机三巨头携逆天财报急谋上市
潮水退去时想“卖个好价”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计划于8月30日向香港联交所提交初次上市申请表,并于2018年底完成上市。考虑到今年年中嘉楠耘智、浙江亿邦已相继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这也意味,如果一切顺利,中国矿机三巨头将顺利会师于资本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比特币价格一度暴跌,中国监管部门也要求积极引导企业有序退出比特币挖矿业务,在这样的节点,矿机巨头选择扎堆上市,也被市场解读为潮水退去时抢占估值巅峰。
 
估值超百亿美元
    虽然比特币由外国人发明,目前中国却掌握了比特币近80%的算力。世界排名前三的矿机生产商均在中国,分别是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嘉楠耘智的阿瓦隆和亿邦国际的翼比特。不约而同,这三家企业均在2018年吹响了上市号角。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日前全天候科技报道,从多位投资人处获悉,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计划8月30日向香港联交所提交初次上市申请表,并于2018年底完成上市。中金公司担任其上市主承销商。此前,比特大陆共完成两轮融资:2017年9月,获红杉资本、IDG资本等5000万美元A轮投资;今年6月获得红杉中国领投的3-4亿美元的B轮投资,估值为120亿美元。比特大陆规模5-10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将于近日交割,投资人名单中,腾讯、EDBI(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所设投资机构)、阿布扎比投资局和加拿大养老基金等在册。 
    据了解,比特大陆Pre-IPO投前估值140亿美元,投后估值约为150亿美元,亦有机构贩卖至180亿美元。上市后,比特大陆预期估值为300亿美元以上,或将达到350亿美元。
    今年5月15日,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也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预计于8月完成IPO,估值约120-180亿美元。一个多月后,浙江亿邦同样正式递交招股书,今年3月23日这家企业刚刚从新三板摘牌。   
 
手握几百亿现金
    随着矿机巨头扎堆上市,一直秘而不宣的逆天业绩得以公诸于世。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比特大陆2017年营业收入约25亿美元(159亿元人民币),净利润超过11亿美元,2016年比特大陆净利润还仅仅为0.97亿美元。招股书显示,亿邦国际2015年至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9214万元、12077.5万元、97869.9万元,2017年的营收较2016年增加了710.35%,净赚约3.8亿元。嘉楠耘智同样增长强劲。营收从2015年的4770万元增长至2017年的13.0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423.7%;净利润也由2015年的150万元上涨至2017年的3.6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445.4%。 
    尤其让市场人士感叹的是,据媒体披露出来的数据,比特大陆2018年第一季度净利润达到了10.6亿美元,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不低于22亿美元。且比特大陆去年年初其账面现金为2亿美元,年末已达到30亿美元,今年一季度再增加4-5亿美元。 
    “不得不佩服矿机厂商的吸金能力,要知道今年上半年币圈几乎都是熊市,而比特币价格直接决定着矿机的售价,也决定挖矿利润的厚薄。”《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圈内人士表示。 
    相关数据显示,就在今年7月中旬,比特币的价格徘徊在6400美元的低位,相比年初的价格,跌幅已经超过50%,较去年12月份创下的有史以来最高价位20000美元已经暴跌66%。直至近日,才重回8000美元上方。 
 
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利润飞奔、手握巨款,国内三大矿机巨头为何都在2018年谋求上市?在前述圈内人士看来,目前这些企业日子并不好过,“就像坐在了火山口”。 
    据介绍,上半年比特币虽然持续大跌,由于大量参与者和矿池相互竞争处理交易,比特币挖矿环境却在大规模扩大,年初至今比特币挖矿全网算力Hashrate已经增长至155%,挖矿竞争愈发激烈。这是因为,每个新比特币区块会产生12.5个新比特币,奖励约为78000美元,这一巨额奖励驱使挖矿者挖掘更多可供交易的比特币。不过,根据创始人中本聪的设计,每四年区块奖励就会减半。到了2020年5月25日,下一次“产量减”可能会发生,这意味着矿工的产量和收益都会减半,一旦比特币价格迅速下跌,挖矿利润会越摊越薄。 
    此外,这3家公司业务都是以中国为主,国内对数字货币监管趋严是制约其发展主要因素。去年9月,中国监管部门要求所有虚拟货币与人民币之间的境内交易所将全部限期关闭,紧接着虚拟货币交易所陆续关闭。监管指令很快触及挖矿产业,今年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地下发文件,要求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比特币挖矿业务。 
    深圳某券商人士也告诉《金证券》记者,嘉楠耘智多次试图登陆资本市场,2017年8月公司曾经申请新三板挂牌,最终偃旗息鼓,与行业监管政策密切相关。 
营收单一、营收不稳定、利润受币价影响大,这是矿机厂商面临的同一问题。眼看着挖矿盛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矿机巨头才会趁着“卖相不错”急谋上市,为日后转型寻求更多粮草。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