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这回承德露露被露露南方告了
“露露”商标纷争升级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承德露露(000848)的商标使用许可纠纷再起硝烟。8月10日,该公司一纸公告称,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已受理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下称“露露南方”)诉承德露露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露露南方请求法院判令承德露露继续履行应由其履行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义务,包括但不限于许可露露南方使用“露露”相关商标,承德露露停止一切阻碍和干扰原告使用相关被许可商标的行为,以及承德露露赔偿因其违约行为而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50万元。
    这样的剧情反转让市场人士大跌眼镜,毕竟此前一直是承德露露挥舞维权大棒,四处打官司起诉露露南方。“反诉是露露南方的权利,虽然没有调取到证据原件,公司会再想其他办法。”承德露露内部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
 
露露南方意外反诉
    虽然这回承德露露当上了被告,该则公告仍然是以大量篇幅来介绍承德露露的维权史。公告显示,2015年承德露露意外获得两份文件:一份是《备忘录》,另一份是《补充备忘录》,签署方是:露露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已更名为霖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露露集团”)、承德露露、露露南方、香港飞达企业公司。上述备忘录的签署,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承德露露始终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
    随后,承德露露走上了漫长的法律诉讼维权之路,但结果不尽如人意。2015年6月23日,承德露露向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备忘录》及《补充备忘录》无效并立即终止履行。由于诉讼过程承德露露缺失了部分证据等原因,于2017年12月4日提出撤诉请求。 
    2017年8月21日,承德露露就露露南方及北京沃尔玛百货有限公司建国路分店侵害公司专利权事项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由于该案受理期间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涉案专利权全部无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承德露露的起诉。 
    2018年2月8日,承德露露就露露南方及北京荣诚文华超市侵害承德露露商标权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提出了高达9000多万元的诉讼请求。随后,露露南方就管辖权异议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目前正在审理中。 
    而最新的进展是,露露南方于2018年7月23日以承德露露未按照约定全面履行《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中应承担合同义务为由向汕头市金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该院已受理此案。承德露露认为,露露南方此举是为了使前述备忘合法化、妄图长期非法使用公司无形资产。
 
复杂而隐秘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这场商标之争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当年承德露露起诉露露集团,要求收回商标授权等。最近两三年,公司尤其加大了维权力度,以致有券商评价“这体现了公司对待该问题处理态度上的重大突破,是公司完善治理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但从最新公告来看,前期处于防守角色的露露南方却转为攻方,“加上这次公告披露出了一个以前外界并不知晓的细节——承德露露因遗失证据撤诉,整件事显得更加复杂和隐秘。”《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沪上券商研究员称。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承德露露以3.01亿元的价格买断了原露露集团持有的商标、专利域名及条形码等无形资产,并于2008年3月10日完成了变更过户登记手续,成为“露露”商标等相关全部无形资产的合法持有人。 
    原本权属清晰,事实清楚,为何至今仍争议不断? 前述人士分析,一方面,2006年万向系入主承德露露,但据媒体报道,很长时间里万向并未正式掌权,露露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王宝林仍然控制着承德露露董事会,导致商标纠纷久拖不决。 
    另一方面,承德露露与露露南方历史上关系错综复杂。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为了开拓南方杏仁露市场,露露集团与香港飞达合资成立露露南方,露露南方因此获得露露商标的使用权。长久以来,承德露露与露露南方还存有委托加工关系。今年上半年《证券市场周刊》收到的举报材料显示,《备忘录》第五条规定,“尊重并承认露露南方公司早于股份公司成立的历史,以及相关的合资合同和章程条款,考虑到经济区域划分的现实和露露南方公司成立以来市场开发的习惯,在本次股权转让后,露露南方公司仍将一如既往地致力开拓‘露露’牌产品在中国南方的市场。” 
    如果说承德露露直至2015年才偶尔得知该《备忘录》,但《备忘录》的内容却与承德露露实际情况较为接近。比如,根据承德露露2003年9月9日《关于收购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公司生产杏仁露的关联交易公告》,露露南方在设立时就确定其主营业务是生产和销售杏仁露,设立目的主要是为了加快开发和拓展广东、广西、贵州、湖南等四省的市场,统称南方市场。 
 
短期内仍然无解
    昨日承德露露内部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露露南方反诉是他们的权利,并不代表事情出现了根本的变化。”至于公告中所提的“证据遗失”,该人士解释“是没有调取到证据原件,公司会再想别的办法。” 
    值得一提的是,露露南方为什么突然展开反攻?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搜索“露露 杏仁露”,出现两个厂家生产的相关产品。一是承德露露,公司在页面上特意教大家辨别真伪,包括认准“露露”商标,认准生产产地代码。二是南方露露,公司产品上出现了“露露”文字商标,公司也自称是“引领杏仁露饮料健康饮品的潮流风尚”,且两家杏仁露的营养成分表完全一致。
    不过,在露露南方的商品评价中,出现了“这个不是承德露露,买到后喝着味道不对,才看见是广东汕头出的”言语。此外,商品问答中也充斥着“这不是我们普遍认为的露露,确认山寨”、“这是汕头产的侵权产品,不是承德露露产品,我要举报”…… 
    有圈内人士对《金证券》记者分析,以前大众对“承德露露”、“露露南方”是傻傻分不清的,但随着2017年至今承德露露持续的发声维权,越来越多消费者意识到两者的区别,“被大范围贴上‘山寨’、‘侵权’的标签,显然这激怒了露露南方。” 
    公开资料显示,承德露露在杏仁露市场的占有率约为90%,重点销售区域为河北、河南、山东等华北地区。在谈及案件的缘起时,承德露露董事会秘书王新国曾说过,“借助商标知名度,露露南方抢占了承德露露公司高达15%-20%的市场份额,给承德露露公司的市场及商誉均造成负面影响。” 
    “商标纠纷如果能解决,承德露露还是能从薄弱的南方市场夺回一些份额的。本来公司管理层换届,大家对这事还是寄予厚望的,但从眼前来看,短期内仍然无解。”那位券商研究员感慨道。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今年承德露露扭转了过去业绩连续下滑的局面,上半年公司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3 亿元,同比增长11.12%。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