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博“锦鲤”为何都是女儿身
女性用户多,男性只当流量不发声?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实习生 王任博
 
    王思聪两次抽奖都是妹子远远多于汉子,“中国锦鲤”、“天猫锦鲤”无一例外都是年轻女性……对于这一系列神奇抽奖事件,不少网友惊呼“微博抽奖不欢迎男人”。而易观千帆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10月微博女性用户占比达到76.9%,男性占比为23.1%,女性用户占比远高于男性用户。这是否能解释微博抽奖为何女性中奖率高?真相或许并没有这么简单。
 
微博抽奖“中女不中男”
    11月6日,为了庆祝旗下战队iG夺冠,万达公子王思聪在微博上推出冠军之月庆祝活动。第一波是在转发、评论、点赞中抽取113人,每个人1万元奖金。短短时间内,该微博获得2000多万转发。随后,微博抽奖平台开奖出来的名单显示,113人里有112人都是女性用户(微博资料性别),其神奇比例引发网友热议,不少男性网友纷纷表示要改性别。
    值得一提的是,11月14日王思聪启动了第二波抽奖,转发微博抽出67套纪念版手机壳并附赠新款iphone手机一个。经过严格统计,此次67人名单,由52个妹子+15个汉子组成,比例仍然悬殊。
    以上种种,让不少男网友哀嚎:在微博上看不到发家致富的希望。毕竟,在近期频繁的微博抽奖活动中,男网友都是一边围观一边心碎。以最受关注的几次抽奖事件而言,11月8日天猫官方称,转发微博就抽10位喵粉帮助清空购物车,每一个清空购物车红包11111元,最终中奖结果是10女0男。11月6日,7500多万人参与的天猫锦鲤活动尘埃落定,网友“派大星星星l”独获恩宠,预估总额四舍五入1个亿,而这位幸运儿是位90后杭州妹子。另外,10月初支付宝的“中国锦鲤”浮出水面,网友“信小呆”成为了这个集全球独宠于一身的天选之子,这是位天津妹子,92年天秤座。
    在市场人士看来,平时大部分抽奖活动获奖者人数有限,多为1、2名,但王思聪这次抽奖提供了足够的样本数量,证明微博抽奖确实有“中女不中男”的体质。 
 
女性微博占比实现逆转?
    最新的一份统计数据,或者能解释微博“锦鲤”都是女儿身的现象。据了解,易观千帆数据显示,2018年10月微博女性用户占比达到76.9%,男性占比为23.1%,女性用户占比远高于男性用户。再从细分用户年龄来看,微博用户30岁以下人群占比为52.5%,30岁以上人群占比为47.5%,从总体用户年龄分布来看,微博仍然是一款偏年轻化的产品。
    不过,《金证券》记者也发现,根据《2017年微博用户发展报告》,微博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微博用户人群属性中,微博月活跃用户中,30岁以下用户超过八成,是微博的主力人群。性别上,男性用户规模稍高于女性,男性为56.3%,女性为43.7%。
    相隔时间并不算长,微博性别占比数据却出现了较大了变化,是女性笔耕不辍实现了华丽逆转,还是数据统计有误?昨日记者联系上了微博方面,但截至发稿未有明确回复。 
 
男性网友默默充当流量
    不过,即便微博女性占比较多,也没办法完全解释微博抽奖女性中奖率高,毕竟在多数抽奖活动,女性中奖率要远远高于其人数占比上的优势。 
    更重要的,或许是微博抽奖机制。据《金证券》记者了解,在王思聪前述抽奖闹得沸沸扬扬之际,微博CEO王高飞曾借其微博公开回应,“改性别没用,相关性非因果。问了下,(王思聪微博抽奖)参与用户男女比例1:1.2,抽奖关键是“不能抽出来机器号”,所以但凡行动有点儿像水军的(比如只转发从来不原创,没发过图等等)抽奖时候都会降权,女生一般行为更活跃,男的只看不说话,是比较吃亏。” 
    这也意味,微博抽奖无法保证真正的用户一定能有机会参与到抽奖,但它尽可能地保证抽到奖的用户一定不是“机器人”。这也就是王高飞随后所补充的:转发抽奖之所以在过去几年能存活下来,核心是因为不管羊毛党怎么刷,几乎没有抽出来过机器号,否则肯定被停了。 
    南京姑娘王芃直言,在微博上男性可能会对热点社会事件发声,而女性的关注范围更广,尤其女性是家里的“剁手小能手”,尤其关注各类消费、购物、娱乐话题,表现出超强的购物欲望和八卦能力, 这些典型的信息可能是发起抽奖商家和微博平台眼中的优质用户人设,后台抽奖筛选,年轻妹子自然就被放在了第一梯队。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南京营销圈内人士也笑言,此前网络热传某演讲上的一张群体消费投资、市场价值图:少女>儿童>少妇>老人>狗>男人,虽然是笑谈,但也反映出谁是商家、平台的核心用户,“不少男性网友在微博上的行为特征很像机器号、水军,活跃度不高,就很难与中奖有缘。” 
    基于此,目前网络上开始流传“锦鲤打造计划”,即首先是有一定购买力的少女,其次经常发微博日常,最后日常转发抽奖微博。若符合以上条件者,你们的中奖概率大概就是正常人的百倍以上。只是,网络抽奖平台如果裹挟某些私心、潜意识对自己心中的优质用户倾斜资源,是否已经背离大众期待的公开、公正原则?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