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券商分析师的2018:最累最沮丧
 
金证券记者 章蕴
 
    “年终奖不指望了,现在考虑的不是奖金,而是2019年要不要改行,干不动了。”某中型券商分析师张林(化名)对《金证券》记者坦言,2018年是自己工作以来最累的一年,同时也是最沮丧的一年。 
    2018年对券商分析师来说异常难过。行情波谲云诡,研究报告不仅被频频打脸,甚至沦为笑柄;新财富评选取消,个人奋斗的目标和职业规划陷入迷茫;券商研究所开始转型,分析师要加大销售力度;市场不好券商利润也不行,裁员减薪的压力时刻悬在头上...... 
 
职业规划被打破 
    张林今年34岁,他的职业规划一直很清晰:先在普通券商当分析师,35岁前进入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前五,然后换个更好的平台,比如同行业流动、跳槽到买方、转型到实业或者自己创业。这也是目前市场上绝大多数券商分析师的职业规划。 
    去年9月,延续了15年的新财富评选造星机制消亡,也让目前市场上几千名券商分析师陷入焦虑。 “排名是市场对分析师的一种定价,和分析师的利益直接挂钩,排名没了,我们领导说不知道今年拿什么去向总部申请研究所的奖金。”张林对《金证券》记者说,排名取消后,不少分析师转战其他评选平台,如水晶球奖、金牛奖及机构投资者等,这些平台今年异常热闹,投票机构和参评机构都超过往年。 
    张林也在多个平台上获奖。但他表示,去参评只是让自己心定一点,因为荣誉越多感觉越有利于以后的职业经历,至于获奖能带来多大的直接好处,目前还无法量化。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往年券商研究所有两种考核机制,一是新财富考核,二是分仓派点考核。评选被取消,分析师考核必定将更加注重分仓派点的佣金模式,而这是不少专心做研究的分析师弱项。 “我们所今年也会全面转型到佣金考核,如果这样,我的日子会比较难过,我不会拉关系,加上研究的是传统行业,很难拿到机构派点。”张林忧心忡忡。 
 
转做销售成趋势 
    张林的焦虑并非个例。此前,华创证券互联网传媒首席分析师李妍离开研究岗,转而去浙商证券研究所负责上海区域机构销售工作,就是券商转型大背景下无奈的选择。 
    沪上某知名分析师对《金证券》记者坦言,虽然排名没了,但感觉更累了,现在自己一半时间做研究,一半时间做销售,“我最近1个月跑了4次北京,差不多1天有4-5场路演。虽然我是行业老人,但也得有新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思路。我们所长说了,以后要自己拉客户,佣金和派点都只能靠自己,压力很大,这几个月几乎天天熬夜。”他表示,以后优秀的分析师,不仅知识储备要丰富,足够勤奋足够有天赋,体力也要好,“大家都很聪明都很努力,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续保持这样的强度,直到有一天前面的人干不动了,才有机会上去。” 
    刚入行不久的分析师挑战更大。“我们小券商的新人,现在出去路演都要靠碰运气,前不久我去深圳路演就吃了几个闭门羹,连面都见不到,还拿什么派点啊。”某小型券商分析师对《金证券》记者吐槽。 
    当然,也有一些头部券商加快转型,全面改变收入模式。记者了解到,包括国泰君安研究所、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银河证券研究院等在内的多家大型券商研究所已经在向收入多元化模式转型,希望能发展成对内和对外服务的智库:对内服务公司战略,加强业务协同;对外拓展更多新客户,包括境外客户、产业资本、上市公司等。 
    “中小型券商研究所暂时只能靠研究换佣金模式生存,排名取消后,个人光环会消失。”张林说,大型券商研究所由于家底厚,能吸引更多的买方资金,也将重新拿回对分析师的定价权。 他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如果继续做分析师,自己2019年的第一目标就是跳槽到大券商去。
    记者注意到,券商业的元老,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李迅雷近期表示,券商分析师过剩的局面已经非常严重,但还没有形成一个标准化的升级模式,估计2020年之后,将迎来更富有挑战的3.0版,不少机构的卖方研究将淘汰出局。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