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氧冲击“互联网医美第一股”
萝卜快了不洗泥,曾被鹿晗等告上法庭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当你还在调侃“生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感受到满满恶意”时,一家成立不到6年的互联网医美服务平台创业公司却靠颜值经济,冲击“互联网医美第一股”。不过,公司快速发展的背后,却是屡屡被明星因其侵犯肖像权、名誉权而告上法庭。 
 
为行业“续命”
    4月9日,北京新氧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氧”)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招股书显示,新氧近三年营收规模实现“跨越式”增长,总营收从2016年0.49亿元跃升至2017年的2.59亿元,增速高达428%;2018年总营收进一步增长138%至6.17亿元。净利润方面,新氧表现也很突出。作为一家成立不到6年的互联网医美服务平台创业公司,新氧科技在2016年时亏损8103.6万元,但从2017年开始实现盈利,净利润达到1720.2万元,2018年同比大幅增长220%达5508万元。 
    招股书显示,新氧主要的商业模式是平台充当社交社区,让用户接收到原创、可靠且专业的内容;同时提供在线预订功能,从而激励用户线下接受医疗美容服务提供商的治疗。“新氧最近几年发展惊人,在于公司开创性的运营模式,为深陷流量之痛的行业续上了命。”《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南京圈内人士透露。 
    据了解,尽管近年来医美行业产值狂奔,医美机构却是暗暗叫苦。南京某第三方医美平台负责人王科曾对《金证券》记者透露,“如果把所有从事这个行业的机构,不管正规的还是不正规的都算进来,大概有一半的机构是亏损的。”韩辰医疗美容集团董事长助理王磊也表示,目前市场中盈利机构、持平或处于发展期仍未盈利机构、亏损机构比例各占三分之一。 
    其根本的原因在于行业获客成本高,营销费用占比过重,单个获客成本高达4000-6000元/人。而凭借“信息流+预订服务”的商业模式,新氧周围聚集了一批潜在用户,用户精准高效的流量转化收益成为了新氧增长的关键。据了解,新氧可以将获客成本控制在每人几百元。 
 
安装渗透率不到0.2%
    事实上,新氧上市的推测一直未断过。对于传闻,去年年中,新氧创始人兼CEO金星曾表示,“目前新氧财务状况良好,现金储备非常丰富,并不着急上市。”相隔半年多,公司为何又急了呢?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去年年底,MobData出炉的2018医美行业研究报告中指出,当前医美类App尚处于起步阶段,主要App安装渗透率并不高。排名最靠前的新氧仅有0.14%,更美、悦美、美呗整形、美黛拉在0.02-0.05%之间。在前述圈内人士看来,安装渗透率普遍不高,这是医美平台的机会,也说明在优势不大的情况下,其他对手极有可能迎头赶上。据了解,去年以来国内医美类App从最早的二十多家,缩减至现在的六七家,“市场处于争霸战阶段,行业要向头部企业集中,新氧需要资金和弹药去打这场仗。” 
    王磊亦称,医美行业的特色化、差异化趋势将会越来越明显,互联网App产品除了体验层面的差异化,企业定位也相当重要,要避免“千人一面”。 
    此外,2013年成立至今,新氧共计完成了6轮融资,股东不乏腾讯、经纬中国等知名企业和机构,还有中银国际、中俄投资基金等“国资系”的身影。不可否认,背后的资金也有退出的需求。
 
近年来频当被告
    短短几年就发展起来,新氧的“暗斑”并不少。据媒体报道,新氧App平台上或有着不具备美容资质的机构掺杂,“一个不具备美容资质的无证场所金岛医美,在新氧App上却被官方打上了认证标志,称拥有医疗执业许可和品牌认证”。而且多位新氧合作机构投诉,新氧有内部工作人员向机构敲诈钱财,甚至曝出部分人私下和亲戚开起了诊所或者代运营公司导流牟利。 
    南京一家大型美容连锁机构的营销人士也对《金证券》记者表示,“目前新氧平台上以中小型美容机构为主,客户习惯比价,这也是我们迟迟没有进去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新氧频繁因肖像权、名誉权纠纷和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等当上被告,原告中不乏多位明星。比如2018年,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定,新氧在其认证的微信公众号内发布的涉案文章中有69张照片使用了鹿晗的肖像,而涉案文章系对新氧经营APP的宣传推广,构成对鹿晗肖像权的侵犯。因此新氧除向鹿晗赔礼道歉外,赔偿鹿晗经济损失18万元和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2017年,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也判定新氧侵害了李小璐的肖像权和名誉权,新氧需要刊登致歉声明,并赔偿李小璐经济损失8万、精神损害抚慰金6万元、维权成本2000元。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