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獐子岛扇贝“一亩只剩两公斤”
“骗我可以,请注意次数”!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又是一年冬来早,又见獐子岛。今年扇贝没有跑,个个全撂倒”。
    继2014年扇贝“跑路”、2018年扇贝“饿死”事件,昨日獐子岛(002069)再度披露:进入11月后,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昨日獐子岛全天一字跌停,截至收盘,封单仍然超9万手,报2.7元/股。獐子岛的扇贝多次出事,不仅让公司近年来的股价不堪重负,也使公司公众形象跌至谷底。 
 
“一亩只剩两公斤,不够蒸一锅的”
    11月11日晚间,獐子岛公告称,根据公司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 
    据獐子岛公告显示,从截至今年10月末的采捕作业生产、产销量数据以及虾夷扇贝产品状态看,底播虾夷扇贝并未出现异常情况。就也就是说,扇贝大规模死亡是从11月份开始。獐子岛称,目前相关分析工作正在进行,但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在此次扇贝大规模受灾之前,类似的剧情已在獐子岛三度上演。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2011年与2012年的底播海域虾夷扇贝,因受冷水团异动导致的自然灾害影响近乎绝收,獐子岛集团因此巨亏8.12亿元。这一事件被戏称为“扇贝跑路”。
    2018年2月,獐子岛的扇贝又“饿死”了一批。根据当时的公告,由于2017年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最后诱发大量扇贝饿死。2017年的业绩由原本预测近1亿元的盈利,变为7.23亿元的亏损。
    今年4月27日,獐子岛发布一季报,公司一季度亏损4314万元,主要是受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2016年及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
 
股东、分析师、员工,信心大崩塌 
    接二连三的扇贝“事故”,资本市场对此似乎已经麻木,投资者更是笑而不语。昨日,公司股价全天一字跌停,收盘股价仅为2.7元,如果以2014年獐子岛首次扇贝出事停牌之前的股价15.46元测算,股价跌幅高达八成多。 
    曾几何时獐子岛是A股的明星股,不过《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这家公司早已成了券商研究员的“弃儿”。2014年“扇贝跑路”事件发生后,2016年、2017年仍然有大量券商研究员推荐该股,理由是“海洋牧场恢复良好”、“食品方向转型打开成长空间”等。2018年1月,信达证券分析师康敬东认为公司虾夷扇贝亩产恢复较快,各类产品产出能力不断增强,各类市场渠道不断完善,给予公司“增持”评级。但随着当年2月獐子岛的扇贝又“饿死”了一批,彼时该分析师直言,三年内突发两次对公司业绩造成重大影响的风险事件,对仍处在信心重筑阶段的投资者造成再次重创,无异于“伤口上撒盐”,下调公司评级至“卖出”评级。 
    对公司失去信心的,或许还有员工。獐子岛在2014年爆出黑天鹅后,公司在当年底筹划了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该持股计划于2015年4月30日完成股份购买,共计通过二级市场买入676.6万股,买入均价为12.58元/股,合计耗资8504万元。以獐子岛最新股价测算,公司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已浮亏78%,累计浮亏金额达到6678万元。此次员工持股计划不超过195人,也就是说人均浮亏最少在34万元。 
 
扭亏愿望极有可能落空 
    对此,深交所迅速下发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上述风险是否对其2019年度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以及底播虾夷扇贝在10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等。 
    事实上,今年7月10日,獐子岛公告称,因涉嫌财务造假等原因,证监会对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据证监会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及吴厚刚等人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以及未及时披露其他信息等问题。 
    从财报来看,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已亏损3402.69万元。为了扭亏,公司此前曾作出一项非常之举——在今年夏季反季节捕捞海参。如今看来,扇贝的大面积死亡可能导致这一愿望落空。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