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主力产油国将上演惨烈“三国杀”?
原油狂泻三成创近30年最大跌幅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受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大会无果而终、沙特打响价格战的影响,原油一路狂泻。继上周五原油价格下跌10%,北京时间周一早间,国际布伦特原油期货早盘重挫30%至31.02美元/桶,创下2016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WTI原油早盘亦重挫27%至30美元/桶,截至午间大跌逾33%,超过1991年1月海湾战争当日跌幅,刷新历史最大单日盘中跌幅。
     业内人士预计,在公共卫生事件带来的全球需求下滑背景下,主要产油国之间的“战争”范围可能进一步扩大,未来或出现沙特、俄罗斯、美国三大主力产油国之间惨烈的“三国杀”。  
 
史诗级大崩盘 原油价格比不过矿泉水
    3月6日,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WTI 4月原油即期合约收盘下跌4.62美元,至41.28美元/桶,跌幅为10.07%,为2014年11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洲际交易所布伦特5月原油期货合约收盘下跌4.72美元,至45.27美元/桶,跌幅9.44%,创下2008年12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极端行情再度出现。布伦特原油期货周一大幅跳空低开25%,盘中一度跌逾30%,最低触及31.02美元/桶,深度击穿40美元/桶的“地板价”。WTI原油期货同样暴跌,午间大跌逾33%,刷新历史最大单日盘中跌幅。
     截至《金证券》记者昨日下午发稿,布伦特、WTI 原油的跌幅缩窄至20%左右,价格仅在30美元/桶上方。 
     30美元/桶的油价是什么概念,有热心网友制图说明,相当于一桶石油是197元人民币,而一桶矿泉水、可口可乐、牛奶、香奈儿香水的价格大约为207元、829元、1046元、158万元。
     石油作为大宗商品之母,油价巨震引发资本市场大幅波动。在A股市场,石油石化板块多只股票出现大跌。中海油服下跌8.5%,海油工程、中曼石油等跌幅均超过6%。同时,燃油、沥青、原油、PTA、甲醇、乙二醇等13个期货主力跌停。 
 
OPEC会议不欢而散 原油价格回天乏术
      昨日,卓创资讯分析师朱光明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原油价格连续两天价格下跌,且跌幅如此之大,确实令全球市场为之震惊。连续两天下跌原因有所不同的,但却是层层递进。
    上周五原油价格下跌10%,导火索是沙特与俄罗斯关于减产协议谈崩。分歧点主要在于沙特面对因全球公共卫生事件导致的短时原油需求大幅降低的情况,希望临时加大减产以稳定油市,背后是沙特阿美上市的考虑。但俄罗斯认为需求降低一方面是短时的,需要密切跟踪后续发展,另一方面认为单纯的加深减产不足以改变原油现状,即使减产也需要美国页岩油承担一部分。 
    本周一原油价格开盘下跌30%,导火索是周末沙特油价大甩卖并且大幅调高产量预期,正式开启价格战。在沙特开启价格战之后,市场担忧后续伊拉克、阿联酋以及其他欧佩克产油国纷纷跟进加大产量,恐慌之下原油价格崩盘。
    从逻辑上看,油价下跌一定程度表示全球投资者对宏观经济前景看法较为暗淡。不过,对部分行业而言,油价下跌会降低其成本,一定程度上构成利好。具体来说,油价的下调,直接降低航空、物流等行业成本。此外,低油价下,炼化行业成本也会有一定削减。
 
惨烈“三国杀”?还是大跌后转折?
    从各个机构的态度上来看,市场目前悲观情绪极其浓重。高盛预计,今年全球原油需求将下跌15万桶/日,如果事件持续,今年2-3季度油价可能将暴跌至30美元/桶,并有可能触及的20美元/桶的关键关口。 
    摩根士丹利将2020年原油需求增速预期从80万桶/日下调至50万桶/日,将第二季度WTI原油和布伦特原油价格预期下调2.5美元/桶。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判断,在公共卫生事件带来的全球需求下滑背景下,主要产油国之间的“战争”范围可能进一步扩大,未来或出现沙特、俄罗斯、美国三大主力产油国之间惨烈的“三国杀”。
   不过,金联创石油首席研究员钟健对《金证券》表示,目前可以追寻这一次大跌的直接原因只是减产失败及沙特的降价。但是,这种价格极端大跌状态(仅2天就跌去15美元)严重缺乏基本面支持。这与2018年油价大跌背后是美国金融危机爆发,资本市场中的资金流动性严重短缺不同,也与2014年下半年油价大跌背后因“沃克尔规则”执行期将在2015年7月履行,强迫各金融资本疯狂地从包括从石油期货中市场撤资不同。 
     从大的方向上看,对于沙特而言,在未完成境外股票上市前,沙特带领OPEC联盟的减产行为会继续进行下去,并力争油价保持在60美元以上。减产谈判的大门仍需要敞开着,有一个市场满意,内部谅解的减产方案形成是大概率事件。
    对于俄罗斯而言,从外媒逐步披露的报道可见,由于会议期间发生了一些临时变故,使得OPEC与俄罗斯的分歧加大。由此,可见,俄罗斯并不是从原则上拒绝减产,而是会中“斗气”的成份很大。更不可忽视的是,在国际油价大跌的同一时刻,全球资本市场也呈全面大跌。
    在钟健看来,30余美元的极端价位是所有产油国均无法承受的,也是华尔街的金融资本不能接受的,更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大选利益而不能不闻不问的。“事物坏到一定程度就要向好的方面转化”,油价大跌至30余美元价位就是这一时刻。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