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机构的“榨菜信仰”正在动摇
涪陵榨菜净利5年来首度下滑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国民调味品涪陵榨菜(002507)一直是大量机构投资者的“心头好”,最近四年间,公司股价涨幅超过2.6倍。然而,最新公告显示,2019年涪陵榨菜整体增收不增利,这也是最近5年来,涪陵榨菜的净利首度同比下滑。 
 
涪陵“失速”
    3月17日,涪陵榨菜发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9亿元,同比增长3.93%;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5亿元,同比下降8.55%。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涪陵榨菜五年来首次净利下滑。 
    涪陵榨菜是全国最大的佐餐开味菜企业。从分产品营收看,榨菜为涪陵榨菜的主力产品。2019年报显示,榨菜产品营收17.1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86.07%,同比增长5.2%。 
    “2019年,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公司产品销售市场快速调整变化,传统渠道销量下滑,部分地区销售失序,导致公司产品销量同比下滑。”涪陵榨菜表示。 
    那么,涪陵榨菜是如何做到增收的呢? 国盛证券分析师认为,“吨价的提升成为支撑2019年全年营收正增长的主要原因。”其理由是“2019年,涪陵榨菜通过控制出厂端发货量等手段帮助渠道库存清理,导致出厂端销量同比略有下滑;受益2018年年底提价效应,2019年度吨价同比提升。” 
    事实上,近年来“提价”是涪陵榨菜提振业绩的重要手段。2008年-2018年,涪陵榨菜共经历12次提价或变相提价,最终终端零售价从十年前的0.5元,涨到现在2元多,涨幅超300%。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在去年年底的一次机构交流会上,圈内人士就曾透露,涪陵榨菜每次涨价,都会把多余的、涨出来的部分用于市场推广、渠道建设、整个营销体系的建设。 
    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销售费用为4.0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5.03%,其中市场推广费高达2.50亿元,同比上升89.81%。公司也表示,为了适应市场调整变化,实施了渠道创新做透下县、品类独立推广、销售队伍裂变的销售策略,销售费用增加,导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 
 
“信仰”动摇 
    涪陵榨菜一直是机构眼中“小行业、大龙头”的投资标杆。公司自2010年11月在A股上市,在“细分行业龙头有提价权”的光环下,2016年-2019年公司的年度股价涨幅分别为16%、94%、30%、25%,阶段涨幅超过2.6倍,令人叹为观止。 
    即便2月28日公司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净利润首降已有风声,但由于榨菜被称“居家一宝”,涪陵榨菜摇身一变为疫情概念股,最近一个多月,股价涨幅最高达到了40%。 
    不过,昨日公司股价终于扛不住了。开盘后一路下探,10点半时一度跌停,随后缓慢回升,截至收盘股价重挫4.63%,报28元。 
    事实上,根据券商对渠道的调研,今年2月份公司受疫情同样影响较大,对于榨菜腌制的原材料青菜头,此前市场人士预测今年春节之后青菜头的价格大概在600-700元左右一吨,价格相对比较平稳。但受疫情影响,根据涪陵区榨菜办披露,2020年青菜头的平均收购价格在730元/吨左右。而盐菜块的存量往往更少,价格波动会更大。从往年数据来看,盐菜块的平均收购价是青菜头的2-3倍。疫情下,盐菜块收购价上千元一吨并无悬念。 
    这也意味,涪陵榨菜今年采购成本上升是大概率事件,订单增长并不能必然转化为盈利增长。 
    从目前来看,涪陵榨菜破解困局的举措主要包括新品类开发、渠道下沉等,《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沪上私募人士直言,整个榨菜行业的市场规模不到80亿元,这几年机构抱团涪陵榨菜,公司总市值已经冲到了220多亿元,“公司提价红利阶段已过,榨菜价格可以说已经封顶了。市场容量拓展有限,新品开发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曾经的‘榨菜信仰’正在动摇 。”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