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非经常性损益扮靓,摩恩财技用了一年又一年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上海市线缆行业目前唯一的一家A股上市公司”,头顶如此名号,仍然无法拯救摩恩电气(002451)的颓败。2019年摩恩电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52万元,同比增长335.67%。一旦褪去非经常性损益的“外衣”,这份看似光鲜亮丽的年报显露原形,去年扣非归母净利为亏损2664万元,大降逾5倍。连续两年用非经常性损益来粉饰业绩,摩恩电气的财技有“黔驴技穷”之感。 
 
“黔驴技穷”
    摩恩电气主要从事高端特种电缆研发、制造及销售,于2010年在深交所成功上市。
    最新的财报显示,2019年摩恩电气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7亿元,同比减少37.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达到3652万元,飙涨3.4倍。净利润大增仅是幻象,主要原因是摩恩电气转让全资子公司上海摩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摩鸿信息)获得投资收益226.5万元,同时处置摩鸿信息获得非流动资产处置利得6323.38万元,实则当年公司扣非归母净利为亏损2664万元。
    如此招数,投资者早在摩恩电气身上见识过。《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8年,摩恩电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838.34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5.85%,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424.05万元,更是比上年同期下降108.35%。
    而一旦褪去非经常性损益的“外衣”,摩恩电气的主业不兴,就无情地显露出来了。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35.30万元,同比下降116.32%。
    如果细究,摩恩电气的财技已有“黔驴技穷”之感。根据过往资料,摩鸿信息成立于2018年1月5日,认缴出资金额为1.3亿元。摩鸿信息成立当年并未未产生营业收入,产生管理费用及财务费用分别仅为150元和5元,摩恩电气也在2018年报中称,报告期内摩鸿信息对公司整体生产经营没有产生很大影响。
    蹊跷的是,根据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8年底,摩鸿信息所有者权益合计约3.8万元,可是到了2019年1月底,受益于置入土地及房屋建筑物,摩鸿信息的所有者权益暴增至1.27亿元。时钟拨至去年的4月份,摩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摩恩控股)就完成了接盘摩鸿信息的全部动作。
    值得一提的是,从天而降的骑士并非旁人,摩恩控股的实控人正是摩恩电气的实控人问泽鸿,也就是说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摩鸿信息是否是为了资产转让而专门设立的"壳公司"、标的资产交易价格的公允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问题,处置价格详情及对价的公允性,种种疑云笼罩在这桩交易之上。 
 
窘境毕现
    从公司治理来看,摩恩电气亦是窘境毕现。
    年报可见,2019年公司多达5名董监高人员离任,包括董事长问泽鑫、董事兼总经理唐崇健、副总经理赵启年、财务总监王文平、监事葛以前,如此激烈的人事震荡难以公告中所提的“个人原因”解释。值得一提的是,问泽鑫是实控人问泽鸿的哥哥,摩恩电气由兄弟二人为发起人,问泽鸿早在2014年6月就辞去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这也意味着,问氏兄弟双双脱钩于上市公司的日常管理。
    摩恩电气的人事怪相也随之浮现。《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目前公司财务总监张勰此前为公司董秘,从个人履历来看,其参加工作后并无深厚财务背景。且年报显示,去年张勰薪酬为10.8万元,而公司聘请的独董当年报酬近8万。
    此外,去年公司在职员工数量合计为169人,公司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2260.85万元,同比下降41.99%。与此同时,公司在年报中声称将“更快速、更高端、更前沿”视为技术创新的发展目标,但摩恩电气去年研发费用为973万,同比大幅下滑40.89%。 
 
监管问询
    摩恩电气并非没有风光时。2017年,左手线缆右手类金融的摩恩电气踩在了风口上,最高总市值曾逼近150亿元。不过,衰败仅在转眼间,近年来公司线缆业务持续式微,此前摩恩电气净利润主要来源于子公司上海摩恩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摩恩租赁”)带来的租赁收入以及上海摩安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摩安投资”)开展的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带来的收益。2019年,租赁公司营业收入再度缩水至2134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四成。至于摩安投资,公司更是对它的经营情况只字未提,与此前年报中的费尽笔墨形成鲜明对比。
    “除了行业本身发生变化,可能也受东融系爆雷的影响”,《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券商研究员表示。
    2017年起,摩恩电气除了收购摩安投资外,还聘任叶振任副总经理,叶振曾就职于东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就在同一时点,融屏信息溢价50%接盘问泽鸿手中股权,一举成为摩恩电气二股东,业界传闻,融屏信息的背后人物即是叶振。2018年,叶振在某次直播中也不会讳言,“本来进入到摩恩电气是想把不良资产这块业务对接到资本市场上去,我个人再去慢慢增持这个公司。” 
    不过剧本生变, 2018年8月东融系被曝出兑付危机,随后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杭州警方立案侦查,而摩恩电气因与东融系瓜葛颇深牵扯其中,相关业务“速滑”。在投资人看来,风云变幻中唯一的受益人可能就是实控人了。问泽鸿趁机减持合计获得20亿元真金白银,是摩恩电气上市以来净利润的近10倍。 
    针对市场疑问,《金证券》将采访提纲发送于摩恩电气公开邮箱,一直未有回应。事实上,就在摩恩电气披露财报后,该公司就收到来自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最新公告显示,公司本应于5月12日之前就问询函相关事项予以披露,但公司以“资料收集与沟通的工作量较大”为由,延期至5月19日前。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