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顺丰分食Uber加码,外卖行业“真香”?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疫情期间外卖行业故事多。近日,先是顺丰被曝出要携团餐进军外卖,随后市场传出知名共享出行平台Uber已经向其外卖业务的竞争对手格鲁布布提出收购要约,以及日本利用率最高的通讯软件LINE也计划打造外卖平台。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推高了行业交易量,外卖骤然成了“香饽饽”?
 
丰食,分食? 
      顺丰将进军外卖行业?这个消息正在市场流转、发酵。坊间传言,最近顺丰同城上线了一个“丰食”平台,主打送餐服务。虽然刚刚起步,“丰食”上已有近百家知名餐饮企业入驻,包括必胜客、德克士、真功夫、吉野家、达美乐、云海肴、西贝、周黑鸭这样的人气品牌。此外,丰食配送费相当便宜,在上海小金额订单配送费在5元左右,有些更是无需配送费。 
      5月15日,《金证券》记者打开“丰食”小程序,发现平台入驻品牌不过8家。 记者点击小程序最下方的“外卖下单”,系统提醒“您还未认证企业用户”。个人用户吃了“闭门羹”,“丰食”对企业方却是敞开了怀抱,首页顶部显示“企业团餐”, 并且欢迎商户入驻、企业订餐,相关企业均可在线提交申请。
     不难看出,“丰食”平台尚处于孵化状态,顺丰官方同样选择了低调。《金证券》记者接触的顺丰内部人士透露,“小程序里原本是显示了50多家入驻餐饮企业,现在删减了不少,公司不让我们对外透露过多‘丰食’的情况。”
     此前,顺丰官方称,“丰食”上线的初衷是疫情期间解决自己企业内部员工的用餐问题,并未对外开放。而顺丰同城则最新回应称,“有人问我是不是转行送外卖了?没有的事,我可是一直都在送外卖呀。只不过我送的是麦当劳必胜客喜茶……各种商家的餐饮外卖罢了。”顺丰同城划出重点——“我们只是外卖的第三方配送平台。准确讲,送外卖只是小哥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对此,不少网友也打趣道:了解了,你们没转行,只是在兼职而已。  
 
搅局,成局?
      顺丰低调行事, 外界却是情绪澎湃。《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有网友已经在高呼,“又要迎来十块钱随便吃外卖的时代了么”, 有的则在召唤顺丰“速来”,“外卖苦竞争对手已久,不能一家独大。” 
      众多周知,目前中国外卖市场处于美团、饿了么两家对垒,疫情期间多地餐饮企业联合起来抗议外卖平台高佣金引发风波,外卖市场暗潮汹涌。而“丰食”流传出的政策显示,商户在今年7月1日前上线“丰食”,佣金率只有千分之三;在7月1日之后上线的,佣金率也只收取2%。对比美团、饿了么20%以上的佣金来说,这简直是“天降福利”。 
     不过,《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南京某中等规模餐饮企业负责人表示,“我们也提交了入驻申请,多一个平台终归是好的,但对于顺丰能走多远存有一定的疑虑。”
     他表示,美团与饿了么烧钱多年,才做出目前的规模和市场,顺丰并不会贸然进入厮杀厉害的个人餐食配送,寄希望于顺丰高举高打重启补贴大战并不现实,因此网友“外卖费下调”的期待肯定落空。
     从页面设计来看,“丰食”是主打团餐,大客户也一直是顺丰的传统优势。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团餐市场的痛点不在配送效率,企业用户只要求准时和稳定即可,而在产品和服务,也就是怎么满足个性化的解决方案。“从之前入驻的餐饮企业名单来看,虽然都耳熟能详,但他们的团餐服务并不突出,目前切入这块的餐饮企业也很少。”前述负责人推测,需求可以激发服务,如果“丰食”可以集结够多的企业客户,餐饮企业完全可以按需开发,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他也提醒,其实目前的外卖平台也在做团餐业务,团餐是公认的新蓝海,“想在里面遨游的也不少,这次顺丰进来,说外卖行业‘三足鼎立’,还为时尚早”。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二级市场上资金就相当谨慎,对顺丰的跨界之举并未高看。上周顺丰控股5个交易日内收了四根阴线,股价不涨反跌。反之,在港上市的美团点评创出了历史新高,达到120.3港元。 
 
从来都不缺勇气 
    近期外卖的故事并不仅这一桩。《金证券》记者注意到,除了新入,不少知名企业也在加码。
     据报道,共享出行平台Uber已经向格鲁布布(Grubhub)提出收购要约。格鲁布布被称为美国版“饿了么”,是美国最大的在线餐饮订购外送平台。事实上,Uber 涉足外卖业务已久,而格鲁布布一直是Uber的强劲竞争对手,“与此耗时厮杀不如收购对方”,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Uber愿意付出的收购报价大约为63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日本利用率最高的通讯软件LINE也宣布计划打造外卖平台,提供送餐服务。媒体报道称,LINE將利用人工智能技术,与当前日本最火的外卖送餐软件软件——Uber旗下的Uber Eats展开竞争。也就是说,Uber 或许能通过“买买买”消灭一个竞争对手,但同时又迎来了一个新对手。 
    这些或许与疫情期间外卖行业异军突起有关,但大家对于生活服务平台四处跨界已是见怪不怪。据了解,Uber进入外卖行业,就是为了加深其在本地化服务领域的护城河,为用户提供更加全面的服务,中国的企业何尝不是如此?    
    2017年年底,滴滴出行被曝试水外卖业务,当时滴滴外卖南京再现烧钱补贴,市场传出“32元钱外卖实付1.5元,有人花2块钱吃两顿”的消息,不过没有任何外卖业务基因的滴滴最终在2018年年末暂停了外卖业务。即便如此,今年3月份滴滴又毫无任何征兆的上线了跑腿业务,再次拓展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与此同时,顺丰也一直在做电商,烧掉了大量现金后,迄今仍然巨亏。
    对于跨界,生活服务平台从来不缺出发的勇气,少的只是成功的案例。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