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龙头杀跌 转债“提款机”变“收割机”?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疯狂的可转债市场隐现刹车迹象。昨日,龙头正元转债复牌,尾盘重挫30%,前期涨幅较大的“明星债”大部分深度回调。资金炒作热情降温,一些投资者感慨:可转债莫非要从“提款机”变成“收割机”? 
 
疯狂可转债
    昨日,可转债市场两极分化严重,上周四因单日暴涨176.41%而停牌核查的正元转债,复牌大幅低开,并直线杀至跌20%,盘中临停30分钟,恢复交易后又跌至30%,二度临停。最终尾盘收跌33.86%,报234元。该转债转换价值为117.5元,转股溢价率达到99%。前期涨幅较大的“明星债”大部分深度回调,特发转债、星帅转债的跌幅均超过20%,模塑转债、盛路转债、溢利转债、奇正转债、中环转债的跌幅也超过10%。
    值得一提的是,昨日开盘多只可转债仍持续走强,联泰转债、久吾转债、联得转债、蓝盾转债涨幅达到20%临时停牌。停牌结束后基本呈直线拉升走势,涨幅直接扩大至30%,触发二次临停。不过,尾盘炒作有所降温,仅有久吾转债、蓝盾转债涨幅超过10%。
    数据显示,昨日转债指数成交额达到1576.91亿元,换手率高达36.42%。平均价格为137.43元,平均溢价率为25.71%。
    可转债的炒作源头要从量子科技说起,10月19日,蓝盾股份因量子科技概念涨停,封单高达30万,资金无法参与转头奔向蓝盾股份的可转债。蓝盾转债债盘中最大涨幅逾70%,盘中一度两次临停。随后,可转债炒作迎来高潮,并创造多项历史纪录。 
    以成交额而言,2017年、2018年转债市场周成交额基本位于百亿水平上下浮动,进入2019年后活跃度有所增长,转债市场周成交额可以达到300至400亿元水平。而在步入2020年之后,周成交额呈现井喷式爆发增长,迅速突破千亿元,一度飙升至近4000亿元水平,其后有所回落,但基本维持在2000亿元水平左右。《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就在上周(10.19-10.25),转债市场周成交额触底反弹,经历了前一周的缩量(沉底至200亿水平),迅速垂直拉升至500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显著超过对应正股成交额。尤其,10月22日成交额突破千亿后,23日突破1900亿元再创纪录,与当日沪深300成交额相当。期间多只可转债出现暴涨暴跌行情,频现“熔断”,甚至有个券单日换手率超7000%。 
 
行情难以持续
    东吴证券分析师李勇指出,转债市场表现疯狂,可能原因是近期股市跌宕起伏,游资寻觅新出口,而可转债市场没有涨跌幅限制、T+0交易机制、规模不大容易拉升等特点获大量投机者青睐,大量资金涌入转债以致多只转债暴涨暴跌。但是在涨跌幅排行中,正股的涨跌与转债并不一致,甚至存在转债大涨而正股出现大幅下跌的现象,可以看出这种涨跌现象并非主要由基本面变化所引起的,更多应该是投机行为或炒作行为所致。
    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也表示,近期转债市场出现大面积高换手、高波动的个券,类似“炒作”行情2020年年初也曾出现过,或主要是由散户和游资主导的短期行为。不同于股票市场,转债市场的交易规则更加灵活,这使得部分规模小、机构持仓少的个券价格容易受到资金的控制。近期出现的高换手、高波动个券,普遍具有“评级较低”、“规模较小”、“机构持仓少”、“价格高”等典型特征。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可转债连续多日的疯狂走势,也引起了证监会和深沪交易所的注意。10月23日晚间,证监会就《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证监会表示,针对近期出现的个别可转债被过分炒作、大涨大跌的现象,着重解决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适应、交易制度缺乏制衡等问题,防范交易风险,加强投资者保护。当晚,深交所表示,上周对多只涨跌异常的可转债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强化可转债交易核查,发现涉嫌违法违规及时上报证监会。上交所也表示将可转债交易情况纳入重点监控,对影响市场正常交易秩序、误导投资者交易决策的异常交易行为及时实施自律监管。
    赵伟判断,监管趋严下,转债“炒作”行情难以持续;未来一段时间,应当注意相关个券的波动风险,从正股角度出发择券。昨日,梦百合(603313)也发布转债交易风险提示,指出转债近期价格波动较大、赎回等风险。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