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高管频繁减持,爱尔眼科董秘坦承“为了缴税”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3月底至今,爱尔眼科(300015)的股价已经翻倍。不过,伴随着股价上涨,公司高管频繁的减持行为,让投资者蒙上心理阴影。《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借着双十一的机会,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吴士君向投资者“摊牌”,坦承减持是因为缴税。 
 
减持一为缴税,二为买房
    几天前,吴士君在个人公号上发布“双十一,摊牌了,您问啥我说啥”的文章。吴士君晒出的聊天截屏显示,有股东发问“为什么公司高管历年来的减持都比较频繁?”
    吴士君回应称,减持是为了缴税、买房,“既要为国家做贡献,又要为家庭谋幸福。上海的房子动不动就上千万元,不减持钱不够,没办法。”他同时强调,减持部分股票与公司发展前景是两码事,减持不代表不看好公司。 
    在股东的追问下, 吴士君进一步透露,股权激励要交个人所得税,个税税率是累进的,最高为45%。爱尔眼科股价表现不错,两千多名被激励的核心骨干赚到了。但有的上市公司解锁日或行权日后,个税都交了,后来业绩撑不住股价大跌,激励对象最后还亏了本,成了负激励。 
    《金证券》记者统计发现,今年3月底以来,包括杨智宽、李爱明、王丽华、韩忠、唐仕波、刘多元、吴士君在内的7位公司副总经理,通过大宗交易或者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价,其中杨智宽今年3月、7月、8月三次出手,总计减持16.4万股,合计764万元;吴士君也于6月19日减持8万股,10月29日减持6.9万股,合计785万元。
 
A股屡现缴税风云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此前湖北证监局局长李秉恒也曾在公开场合发声,“实践中,上市公司被激励对象通过股权激励取得实际收益时适用的税率往往在30%以上。”
    根据目前要求,在股权激励解锁或行权时须先行按全部解锁或行权股份计算税款。同时受《公司法》有关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其所持有本公司股份的比例限制,其每年减持比例不得超过25%,但计算税款时须按全额持有或行权股份进行计算。即被激励对象不仅在接受股权激励时须自筹资金(自有或借贷)付出较高成本来获得限制性股票或股票期权,且其在未通过减持获得收益时还须自筹资金承担全额持有或行权股份的税款。 
    “这种税务处理模式使得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机制并不能较好地发挥激励作用,无法吸引优秀人才、促进企业健康发展,与股权激励机制建立的初衷有所背离。”李秉恒建议,适当调整上市公司股权激励个人所得税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上市公司长春高新持续暴跌,导火索为在一次子公司金赛药业机构调研会议上,金赛药业总经理金磊除透露公司明年业绩展望将放缓外,也表示“由于需要缴税10亿元,年底还会做减持”,而在资本市场引起广泛讨论。 
 
避税指南的“歪主意”
    对此,《金证券》记者接触的税务人士解释,与非上市公司不同,上市公司股票流动性强、变现快,所以对其股票期权行权、限制性股票解禁以及获得股权奖励时确认的所得,是按工资薪金所得计算应纳税款。为解决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对象缴税在时间方面的困难,几年前政策也有所调整,进一步延长了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的纳税期限,目前期限是一年。 
    另有南京投资者直言,股权激励被称之为“金手铐”,就是因为其本身暗藏风险,将核心人才的个人利益与公司发展、股东利益捆绑在一起,从而实现良性循环,“高管缴税多,说明本身获利也高。” 
    公开资料显示,爱尔眼科2011年授予198名激励对象900万股票期权,复权后成本约2.48元/股;2013年授予258名激励对象562.5万股限制性股票,2016年授予1557名激励对象2005.9万股限制性股票,成本分别约为0.49元/股、3.28元/股。11月10日,爱尔眼科股价曾一度突破70元。 
    事实上,有圈内人士也透露,由于股票期权以行权日做为纳税义务日,而行权之后再转让无需纳税,因此选择行权日大有技巧,一些公司会尽可能选择在股票市价接近行权价的日期行权,从而降低应纳税所得额。一些避税指南更是建议上市公司合理运用会计政策,比如造成公司账面利润下降,从而引发股票价格波动,降低行权期内的股票市价。被激励对象可以在行权后股价上涨时出让标的股票,实现最大限度的避税。“但如果上市公司为了避税而失去诚信、触犯法规,实际是得不偿失”,该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