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优先配售的可转债竟成大股东套利“神器”
业内建议加强可转债减持监管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昨日,乐歌转债(123072)大跌15.03%,收盘价仍然高达181.26元,转股溢价率为158%。11月10日到11月13日之间,上市仅四个交易日的这只转债最高暴涨160%,不过实控人的一则清仓减持公告,让乐歌转债的上涨征程戛然而止。 
    由于交易不受锁定期影响,目前可转债已成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套利“神器”,关于加强可转债减持监管的呼声渐强。 
 
暴涨妖债谁最受益?
    11月13日晚间,正股乐歌股份一纸公告称,公司于11月13日收到通知,实际控制人姜艺及其一致行动人宁波丽晶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丽晶电子)、丽晶(香港)国际有限公司(丽晶国际) 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采用集中竞价方式及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乐歌转债共计30万张,占本次发行总量的21.27%。本次减持完成后,公司实际控制人项乐宏、姜艺及其一致行动人丽晶电子、丽晶国际、宁波聚才投资有限公司(聚才投资)不再持有“乐歌转债”。 
    公开资料显示,乐歌股份于2020年10月21日向不特定对象发行了142万张可转换公司债券,每张面值为人民币100元,发行总额人民币1.42亿元。其中,公司实际控制人项乐宏、姜艺及其一致行动人丽晶电子、丽晶国际、聚才投资共计配售乐歌转债89.66万张,占本次发行总量的63.14%。 
    11月10日乐歌转债上市,开盘即大涨30%,触发深交所盘中临时停牌新规,停牌至14时57分,当日仅三笔成交便将收盘价格封于132元的高位。11月11日,乐歌转债再度大涨18.94%。11月12日,乐歌转债收报230元,全天涨幅达46.50%。截至13日收盘,上市四天,乐歌转债累计上涨113%。 
    暴涨背后却是实控人的一路减持。《金证券》记者注意到,11月11日,姜艺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乐歌转债15.7万张,11月12日再度减持43.76万,直至13日持债数归于0。粗略估算,这一波操作下来乐歌股份实控人获益近亿元。 
    事实上,市场对于公司实控人项乐宏并不陌生,今年8月其因为怒怼平安资管而出圈。值得一提的是,10月19日就在乐歌转债申购前几日,这位董事长还在自己的微博上吆喝:“积德行善攒人缘……谁持有乐歌股票,不要忘了申购乐歌转债”。 
 
大股东短炒可转债惹质疑
    随着今年可转债市场的火爆,大股东短炒可转债蔚然成风。 
    5月13日晚间,维尔利曾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常州德泽的通知,其于5月12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系统采取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维尔转债265.6万张,减持数量占本次发行总量的28.96%。此次减持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常州德泽不再持有维尔转债。事实上,5月12日是维尔转债上市首日,当日维尔转债收涨13.22%。这也意味,常州德泽在转债上市首日即进行清仓抛售,单日浮盈约为1514万元。此外,今年11月上市的鸿路转债、东缆转债、金诺转债、鹏辉转债、弘信转债、大参转债,均发布过股东减持转债的公告。 
    “可转债一上市,大股东就跑路”,这样的操作饱受质疑。《金证券》记者了解,可转债获得渠道,一是老股东优先配售,二是通过信用申购中签获得。虽然新《证券法》规定“上市公司、股票在国务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交易的公司持有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但从上市公司的各类回复来看,目前尚无明确法规将上市公司发行的可转债归类于需锁定6个月的“公司的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这也给大股东带来配资套利空间。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转债投资者认为,大股东减持可转债没有锁定期限制,也不需要提前公告,虽然目前来看这类行为并不违规,却助长了大股东的短炒风气,也非常影响投资者的持股信心,引发债市剧烈震荡,建议相关部门应针对可转债减持做进一步加强监管。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