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广发大股东争夺,争出一段“绕口令”
成为广发证券控股股东并不容易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打南边来了一个成大,它增持了广发;打北边来了一个敖东,它增持了广发,又顺路买了成大。中间站着广发,它一直手上都有敖东”。近期,围绕三家上市公司广发证券、辽宁成大、吉林敖东的股权大戏,让一众吃瓜群众看傻了眼。你来我往之间,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广发股权争夺出变化
    11月6日晚间,广发证券发出公告称,于11月6日收到公司股东辽宁成大送达的告知函,辽宁成大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及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信心,于2020年3月23日至11月5日合计增持公司股份7596.58万股,持股比例由16.24%变为17.42%。公告显示,辽宁成大增持广发证券H股8830.28万股,同时转融券出借1233.7万股A股。
    广发证券三季报显示,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持股22.31%,辽宁成大持股16.24%,吉林敖东持股16.43%,中山公用持股9.01%。这也意味,借此辽宁成大在持股上实现对吉林敖东的反超,成为广发证券最大单一股东。 
    而联交所最新权益披露资料显示,2020年11月25日,广发证券再度获辽宁成大在场内以每股均价11.3938港元增持109.44万股,涉资约1246.9万港元,辽宁成大的持股优势进一步扩大。
    据了解,自2010年借壳延边公路实现上市以来,广发证券持股比例一直处于较分散状态,没有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此前公司通过互动平台解释,公司股东吉林敖东、辽宁成大和中山公用(均为上市公司)20年来均在公司前三大股东之列(不包括香港结算代理人,香港结算代理人所持股份为H股非登记股东所有),形成了较为稳定的股权结构。持续均衡、多元化的股权结构为公司形成良好的治理结构提供了坚实保障,确保公司长期保持市场化的运行机制,有利于实现公司的持续健康发展。 
    辽宁成大、吉林敖东对广发证券的第一大股东之争已经绵延多年,2010年时辽宁成大、吉林敖东分别占股24.93%、24.82%,此后吉林敖东开始稳坐头把交椅,直至最近辽宁成大成为大股东。 
 
早已预见的剧情
    两家上市公司你追我赶的背后,自然是利益使然。2020年前三季度广发证券实现营业收入214.12亿元,同比增长23%,实现归母净利润81.4亿元,同比增长45%。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辽宁成大和吉林敖东来自于广发证券的投资收益分别为9.45亿元、10.07亿元,占两家公司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7.66%、98.34%。在二级市场上,广发证券港股一路上扬,11月10日触碰最高价13.1港元,半年内股价上涨六成,最新股价也在11港元上方。 
    在《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深圳券商人士看来,辽宁成大上位并无悬念,“这一结果早在几个月前就能预见”。今年年初,辽宁成大曾公告称,韶关高腾拟以协议方式受让新华联持有公司的7927.3万股。交易完成后,韶关高腾将持有辽宁成大1.90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12.46%,一举成为辽宁成大第一大股东。今年三季报显示,韶关高腾已经进一步持有辽宁成大12.61%的股份。
    韶关高腾籍籍无名,其大股东粤民投却是大有来头。公开资料显示,粤民投成立于2016年9月,是由广东省政府指导推动、广东省内多家大型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民营投资公司。 
    早在粤民投入主辽宁成大之初,市场就揣测其为地方政府的战略意图,“醉翁之意”在于广发证券的控制权,毕竟相比吉林敖东,辽宁成大的持股差距仅是微弱。 
 
吉林敖东的“神操作”
    不过,吉林敖东的反应却是耐人回味。2020年5月,该公司在当月有两次增持动作。5月12日,吉林敖东以8.2655港元/股的价格增持广发证券111.68万股,耗资约为923.09万港元。5月29日吉林敖东再度出手,以7.7934港元/股的价格增持296.5万股,耗资约2310.74万港元。 
    不仅公司方面不愿轻易退出,《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投资者互动平台显示,11月份吉林敖东出现12条有回复的互动提问,其中7条是关于广发证券的股份纷争。更令人称奇的是,辽宁成大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吉林敖东意外成为公司第7大股东,持股数量为1727万股,持股比例为1.13%,为报告期内新进,粗略估算耗资近4亿。 
    只是吉林敖东并不幸运,K线可见,辽宁成大8月初股价一度冲至32.13元,相比6月初股价翻倍,但最新股价只有22.56元,兜兜转转一圈吉林敖东基本一无所获甚至出现浮亏。 
    对于如此的“神操作”,吉林敖东表示“主要是根据市场情况及发展战略进行的证券投资。”值得一提的是,广发证券多年来也是吉林敖东的第二大股东,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广发证券共持有4342万股,持股比例3.73%。 
    股权缠绕、利益纠葛,在前述深圳券商人士看来,“在主业无力的情况下,吉林敖东并不情愿失去对广发的话语权,增持辽宁成大可视为‘曲线救国’,后续动作有待观察。” 
    而在圈内人士看来,即便辽宁成大成为广发证券第一大股东,要真正成为控股股东并不容易。《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接受媒体采访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券商牌照值钱,但并不容易拿到手,对控股股东本身提出了很高的条件,有资产规模之类的硬指标。根据《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控股股东总资产不低于500亿、净资产不低于200亿。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辽宁成大总资产为396.8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237.91亿元,单从这个指标来看,总资产尚未符合标准。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