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IPO收费“不讲武德”?中信建投保荐承销费率低至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IPO收费拼低价,不讲武德!”1月21日,有投行人士愤愤不平写下了这段文字。 
    1月19日,南方电网综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网电源”)中小板首发上市,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上市公告书显示,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10.6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为10.4亿元。让业内人士大跌眼镜的是,此次IPO项目发行过程中,除了其他费用之外,券商承销保荐费用仅815.09万元,相比募资金额,承销保荐费率仅为0.77%。 
    0.77%为何“令人发指”?《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据Wind统计,2020年全年共有59家券商获IPO承销收入233.95亿元,平均承销费率为4.95%。其中中信证券、中信建投、中金公司承销收入均超20亿元以上。 
    从IPO项目角度来统计,费率最高的是申万宏源保荐的上纬新材,承销保荐费率21%;承销保荐费率最低的是中信建投保荐的厦门银行,承销保荐费率0.94%。从上述情况看,南网能源IPO承销费之低再度刷新了记录。 
    低价竞争策略,在债券承销领域已屡见不鲜,现在出现向股权承销领域蔓延的趋势。《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沪上投资人士直言,投行在收费时主要考虑募资额、企业有无亮点、包销风险等,如果IPO企业知名度较高、规模大,投行愿意“降价让利”,南网能源虽为央企子公司,但规模一般,“能把价格杀到这么低,也是难以想象。” 
    在该人士看来,前几年行业寒冬,IPO业务数量骤减,价格战激烈。上海农商行超过50亿募资的IPO项目,一家投行保荐费才收取5万元,还不及保代一个月的工资。但现在A股逐步推行注册制,不同于传统核准制上市流程,注册制融资时间短、效率高,更需要券商在合规风控、首发定价、证券销售等各方面为企业指导护航。事实上,去年一些头部投行的费率是有所上扬的,个别投行祭出“地板价”,主要还是为了抢占市场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屡禁不止的债券市场“价格战”,监管部门已经出手、规范行业竞争。今年1月12日,中证协会同中国证监会债券部、机构部对12家涉嫌低价竞争的证券公司进行了现场约谈。中证协此前也表态称,低价竞争行为反映出市场有效选择机制失灵,折射出承销机构激励机制异化、信用信仰非理性、轻视执业质量、风险意识淡漠等深层次问题。 
    有圈内人士提醒,去年年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纽交所修改上市规则,公司获准可以通过“一级场内直接上市”来筹资,无需按传统模式向投资银行支付首次公开募股承销费用。这也意味,质地优良的公司可以绕开投行直接上市,投行不再能赚差价,如果投行服务始终只是陷入低价竞争,这一发展趋势将给整个行业带来致命一击。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