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风来了净值仍在跌,金鹰中小盘精选又“赌错”
 
金证券记者 张贺 
 
    作为成立18年的老牌公募,金鹰基金这几年不太顺。不仅管理规模与同属广东系的易方达、广发基金差距越来愈大,产品业绩也乏善可陈。明星产品金鹰中小盘精选近期更因“满仓”券商股、解聘基金经理成为话题。 
    业内人士表示,产品业绩不行固然和基金经理操作有关,但如果操作脱离了常识,公司投委会也有责任。他透露,自从东旭集团成为实际控制人后,金鹰基金匪夷所思的事不少。“东旭集团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可能也干扰了基金公司的人心。” 
    
2020年最后一天被解聘
    去年的最后一天,金鹰基金公告称吴德瑄将不再担任金鹰技术领先、金鹰元禧、金鹰中小盘精选的基金经理,由此,吴德瑄不再管理金鹰基金旗下的任何产品。
    “赶在年底最后一天更换基金经理,可能因为确实太差了,差到无法再容忍。”沪上某公募基金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说。 
    公开资料显示,在基金经理岗位任职4年零5天的吴德瑄在金鹰基金一共管理过5只基金,管理的权益类基金可以说是全线溃败。他在管理金鹰技术领先灵活配置的4年零5天时间中,取得的任职回报接近-30%。 
    金鹰中小盘精选成立于2004年,是金鹰基金的明星产品,也是公司旗下累计净值增长率最高的产品。数据显示,吴德瑄管理的金鹰中小盘基金2020年的收益率为22.41%,远远跑输当年混合型基金47%的平均收益。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在权益基金份额整体大增的2020年,金鹰中小盘精选的规模从2019年的3.28亿缩减到去年底的2.95亿。 
 
赌错风口是谁的责任?
    多位业内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没有自己的投资逻辑、风格漂移是吴德瑄最大的问题。
    上述沪上公募基金人士分析,金鹰技术领先去年三季度的十大重仓股包含了平安银行、宁波银行、常熟银行、招商银行等银行股,万科、阳光城、金地集团等地产股。去年四季度,增持了长春高新、TCL科技等,常熟银行、阳光城、金地集团消失在前十持股中。数据显示,吴德瑄管理的金鹰技术领先在2020年的收益率为7.87%,严重跑输同类。 
    吴德瑄是不是特别看好银行和地产?并不是。 
    四季报显示,他管理的金鹰中小盘精选延续了三季报的风格,前十大重仓股均为券商股。去年三季度,吴德瑄将金融股的仓位一下子由11%提升到81%,四季报金融股占该基金净值比仍高达74.75%。
    “单季金融股仓位提高70%,说明赌性太重。管理的两只基金,重仓行业截然不同,也说明基金经理并没有自己的投资逻辑。无法理解这样的操作怎么在投委会通过的,基金公司对这个行为太过放任。”深圳某公募基金人士认为,解聘吴德瑄无可厚非,但也不能把责任都推给基金经理,否则投委会形同虚设。
    上述沪上公募人士则不能理解,既然吴德瑄历史业绩这么差,2019年底公司为何要让他接管金鹰中小盘精选这个明星产品。 
 
风来了净值怎么还在跌?
    2021年,基金抱团股筹码开始松动,遗忘在角落的券商和银行被资金重新关注。申万指数显示,开年以来截至1月25日,银行板块累计上涨6.36%,券商板块基本持平。 
    遗憾的是,截至1月25日,金鹰技术领先年内净值增长2.68%,金鹰中小盘净值反而下跌0.56%,表现依然远远落后同类。 
    上述深圳公募人士分析,除了没有抓到行业龙头外,净值不涨反跌更大的可能性是新基金经理大幅换仓了。
    目前,管理金鹰中小盘精选的基金经理为陈颖。从其在基金四季报中的表述看,大幅调仓难免。这意味着,持有人又将承受净值的大幅波动。
    陈颖在四季报中表示:2021年一季度本基金仍将维持高仓位策略,在选股上将以成长类公司为主,重点配置电子、计算机、高端装备制造等板块,同时会增加对低估值蓝筹的配置,如消费、零售、化工等。 
    针对以上种种问题,《金证券》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金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不太方便回复”。
 
实际控制人陷流动性危机?
    在采访中,也有业内人士对《金证券》记者透露,自从东旭集团成为实际控制人后,大股东各种利空频出,金鹰基金人事震荡一波又一波,可能干扰了基金公司的正常运作。
    2017年底,民营企业东旭集团入主金鹰基金成为第一大股东。据官网显示,东旭集团成立于1997年,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拥有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嘉麟杰三家上市公司。
    2019年11月,东旭光电公告称中期票据回售付息未能如期兑付,规模合计30亿元。2020年7月,东旭光电表示,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中使用受限的资金余额为107.48亿元,包括有79.32亿元存放在东旭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的款项,而财务公司因未收回对外贷款,出现流动性危机,公司资金无法提现。
    2020年12月2日,东旭光电再次公告,由于流动性紧张,“16东旭光电MTN002”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款项。 
    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自2020年6月至今,东旭集团先后八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坊间一直有东旭系“卖身”传闻,但并没有实际进展。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