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上市公司老板娘“网络寻夫”急坏股东
股价连续暴跌,家庭矛盾或酿成企业危机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丽人丽妆董事长夫人微博寻夫事件”正在持续发酵。截至昨日下午3点《金证券》记者发稿,这条引发风暴的微博被转发数量超过2万次,留言近2700条。受此影响,3月8日丽人丽妆(605136)直接跌停,昨日再度重挫8.02%,两天折损23亿元市值。
    “寻夫记”的威力不限于此。丽人丽妆主要做女性生意,在近年盈利增速逐步下滑的情况下,若网络喊话所述为真,难免会踩中广大女性消费者的“心理禁区”,家庭纷争或将演变成实在的品牌危机。
 
4万股东紧急呼叫董事长
    “防不胜防,没有防到老板娘。”
    3月8日,账号名为“丽人丽妆翁淑华”的微博用户发布长文,自称是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妻子,曾是丽人丽妆销售行政总监。在接受黄韬劝说后,她回归家庭,成为一名全职太太。翁淑华在微博“声讨”黄韬未曾尽到相应责任,不顾家庭和妻儿,甚至“连人影都见不到”。为此,翁淑华终于选择在三八妇女节这天将自己“隐忍”多年的事情叙述出来。
    丽人丽妆成立于2010年5月,总部位于上海,是一家线上化妆品营销零售服务商,于2020年9月上市。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翁淑华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也未持有丽人丽妆的股份。截至去年三季度末,黄韬持股丽人丽妆33.49%,是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以昨日丽人丽妆最新市值110.6亿元粗略估算,黄韬身家在37亿元左右。
    对于突如其来的暴跌,丽人丽妆4万股东有些懵。有股东质疑:“寻夫事件”发酵两日,公司并无明确回应,要“寻找董事长”了。据了解,公司内部人士表示,“已经与实控人联系了解事件,但目前仍未有回复。” 
 
流量,丽人丽妆崛起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在翁淑华发布的微博消息中,她同时@了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以及自媒体人papi酱等人。此举不仅引发更多关注,也暴露出黄韬、丽人丽妆与他们的颇深渊源。
    2012年,丽人丽妆迎来最关键的转折点,阿里创投出资4500万元,拿下了公司20%的股权。短短三年后,阿里系再次出手,出资11472.56万元购得丽人丽妆5.3%的股权。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丽人丽妆的电商零售业务99%以上在天猫平台上实现,品牌运营服务也几乎全部在天猫平台上实现。且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59%。而黄韬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2021年1月18日。当天,他受邀出席2021天猫商家新年团聚会。
    而2016年4月,自媒体人papi酱在北京拍卖第一个视频贴片广告,起拍价为21.7万元,最终丽人丽妆以2200万的天价拍下,赚足了眼球与流量。 
 
女性消费者的“心理禁区”
    在《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圈内人士看来,这桩家庭纷争对丽人丽妆的影响,远不止短时间的资本市场波动。
    一方面,董事长夫人如此“喊话”,婚姻危机一触即发,进而引发股权纷争。据媒体报道,关于微博“寻夫”是否会影响到丽人丽妆的发展前景问题,翁淑华表示:“这家公司也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也十分无奈。”对是否会与黄韬离婚等后续计划,她回应称,“还没想好”
    另一方面,丽人丽妆赚的正是女人的生意。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0日,该公司已与施华蔻、兰芝、雅漾、雪花秀、相宜本草、芙丽芳丝、凡士林等超过60个品牌达成合作关系,成长为国内美妆行业的电商代运营龙头。众所周知,美妆行业的核心消费者是女性,“多年晚上从不回家”、“对家庭及孩子不闻不问”,这些槽点一旦踩中女性的心理“禁区”,极有可能演绎重大的品牌危机。 
    事实上,丽人丽妆已经陷入业绩增长停滞的困局。2016-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66%、70%,净利润增速高达145%、179%。但2018年至2019年,丽人丽妆营业收入分别为36.15亿元和38.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52亿元和2.84亿元,增速显著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丽人丽妆的净利润仅为1.89亿元,同比下滑2.1%,为5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有券商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公司2018年以来业绩增速放缓,主要受到欧莱雅集团、汉高、上海家化、相宜本草等客户合作关系终止影响。这是品牌代运营发展的必然轨迹:大品牌初期缺乏运营经验,需依托专业代运营商,待自主运营能力提升后,品牌或从零售转为服务模式,甚至转为自主运营。经此风波,如果更多头部品牌“转头离去”,丽人丽妆前路更为艰难。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