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25个交易日股价腰斩,泡泡玛特成“泡沫玛特”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3月24日,在港上市的“国内潮玩文化第一股”——泡泡玛特再度大跌,最深跌幅超过11%,股价见历史新低48.15港元。相比今年2月17日的最高价107.6港元,25个交易日里股价俨然腰斩,总市值蒸发756亿港元。
    自泡泡玛特上市以来,“泡沫论”一直与这家公司如影随形,对于被困其中的投资者来说,只能一首《泡沫》送给自己——“早该知道泡沫一触就破,就像已伤的心,不胜折磨”。 
 
“一刹那的花火”
    泡泡玛特成立于2010年,2015年开始向潮玩转型并专注盲盒领域。去年12月11日,该公司风光登陆港交所主板市场,上市首日总市值达到1065亿港元。随后两个月时间,股价涨到峰值107.6港元,总市值达到1472亿港元(约合1234亿人民币)。
    不过,最近一个月来,泡泡玛特跌跌不休,24日盘中见历史新低48.15港元,截至收盘报51.05港元,最新市值为716亿港元。 
    有分析认为,此次泡泡玛特股价异动或与其即将发布最新财报有关。3月12日,公司曾预报将于3月26日举行董事会会议,并考虑发布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全年业绩。市场预期公司去年多赚6.5%至4.93亿元人民币,收入升50.5%至19.6亿元。此外,也有消息称,泡泡玛特上市联席保荐人之一中信里昂证劵近期发布研报,将公司2021-2022年销售预计下调9%-10%,纯利预测下调10%-11%。
    上市之前,泡泡玛特的业绩可谓“高歌猛进”。招股书显示,公司2017年至201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60万元、9950万元及4.5亿元。2020年上半年,泡泡玛特总营收8.18亿元,同比增长50.5%。
    “高估值建立在高增长基础上,如果业绩增长放缓,估值必然猛烈回调,盘面也反映了这种担忧。”《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港股投资者分析。 
 
“跑道玩家”被痛批
    不过,沪上某私募人士则对《金证券》直言,“泡泡玛特这波暴跌或许与基本面并无关系,一个月的时间里,公司基本面能发生什么变化呢?只不过人心变了而已。”
    在市场人士看来,泡泡玛特的目标群体是Z世代(泛指95后)中的女性群体,这一代人的重要消费特征就是“非必需品”的消费增加,消费行为表现出“重娱乐”,这也是各类新消费行业着力拥抱的人群。正是因为潮玩赛道火爆,疯狂的资金能够在首日就把泡泡玛特的市盈率“拱”至186倍,“这不是因为确定性溢价,而是把未来的预期打的太足了。你想想,公司盈利不过几亿,市值能到千亿,这不是泡泡是什么? ”
    但所谓潮流,来的快去的也快,泡泡玛特成立时间不长,一旦遇到大盘调整或其他风吹草动,这类公司的股价就将引发剧烈震动。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昨日沣京资本基金经理吴悦风也在微博中透露,“泡泡玛特上市前,大家的一致预期是很充分的,就是70亿美元(600亿港币)。如果市场配合、业绩能放出来,目标市值是1000亿港币。”这些预期并没有错,即使股价如此跌,买方机构的这些目标价格区间,也没有明显打破。
    他提出,“问题不是这些,而是犹豫不敢上车、重视估值安全边际和盈利空间的这些人,被一群宣称淡化业绩考核、重视跑道逻辑的时代高铁,甩在身后不敢上车了。结果这批跑道玩家,把货又甩出来了,这批站在高铁站上、从来没上过车的人,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倒着车回来接我们的高铁呢?最坏的恰恰是一直喊着跑道逻辑、淡化估值和市值考核、前追涨现杀跌的那批人才对,无论是港股,还是A股。” 
 
“万物皆可盲盒”
    泡泡玛特并非没有远忧近虑。公司的核心品类为盲盒(<100元)、手办(<600元),但当前公司超80%的营收来自盲盒产品,毕竟这一品类偏大众定位、客单价较低。此外,公司20%的头部用户贡献了50%收入。 
    Z世代具备高消费力,却也是善变的。《金证券》记者认识的一位盲盒铁粉笑称目前已经“出坑”,开始迷上了Bearbrick(积木熊)。在业内人士看来,与全球潮玩企业相比,泡泡玛特的头部IP——Molly的底蕴尚不及其他深度丰富。 
    值得一提的是,盲盒的尽头也不可能是泡泡玛特,也许是刘能或者赵四。3月5日,乡村爱情官方微博表示,将联合优酷推出乡村爱情系列盲盒。优酷可能没想到,以乡村爱情作为IP主题的盲盒玩家竟然火了,首批盲盒产品上线6小时便宣布售罄。而在网购平台上,隐藏款刘能更是被炒到单价467元,是盲盒原价的近8倍。不仅是优酷这种文娱选手,像宜家、星巴克这样的商业品牌,以及被网友戏称“中国最大十元店”的名创优品都在下场参与,“万物皆可盲盒”正在成为现实。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