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3个月内,汉迪移动总股本激增36倍
嚷着“不差钱”的企业欲上市募资12.44亿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北京汉迪移动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汉迪移动)日前递交招股书,欲叩关创业板。这家对外宣称“全球下载量最大的移动应用开发商之一”、“不差钱”的移动互联网出海企业,为何在闷声发财多年后,依然走上了上市融资之路? 
 
“全球下载量最大”?被自家招股书打脸
    招股书显示,汉迪移动主营业务为研发和运营移动应用程序,向全球用户提供系统工具、生活小工具和内容娱乐类产品,进而以产品为载体为第三方广告平台提供效果广告发布服务。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汉迪移动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2亿元、5.50亿元、12.60亿元,同期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6017.53万元、1.31亿元、4.17亿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汉迪移动是中国最早出海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十多年前苹果刚发布App Store的时候,商店里也就500多个app。当时没有人做ios软件的开发,整个市场都是空缺的。汉迪移动的创始团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早期他们专门做些工具类产品,小而轻,名声大噪后,其他开发者马上跟进。这些中国早期出海的开发者占据了app store的工具榜单之后,也开始像其他类型的移动产品扩张。移动出海行业里的企业分两种,一种是高调上市,一种就是汉迪移动这种早期抓住了海外蓝海市场,躲在聚光灯后面闷声发大财的企业。 
    伴随着业绩飞速发展,《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近些年汉迪移动在对外宣传上相当自信。公司在多个场合宣称,其为全球下载量最大的移动应用开发商之一。据反映,公司在校园宣讲中也透露“不差钱”。 
    不过,最新出炉的招股书,则让上述言论有打脸之嫌。根据招股书,截至2018年12月,汉迪移动全线产品MAU(月活跃用户人数)达1.8亿,而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竞争对手猎豹移动移动端产品的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规模为4.7亿。从招股书来看,竞争对手的MAU为汉迪移动的2.6倍;从两家公司的新闻稿宣传来看,汉迪移动称全球用户量超过15亿,猎豹移动则表示拥有全球近40亿的下载量。不知汉迪移动对于“全球下载量最大”、“之一”这些字眼如何定义? 
    此外,公司一边嚷着“不差钱”、向外传递“不上市也能活得很好”的讯息,一边大张旗鼓地谋求上市,且计划募集资金12.44亿元。这一数字高于公司净资产7.6亿,在寻求登陆创业板的公司中也是金额较大。
 
3个月时间里,总股本激增36倍 
    别看汉迪移动聚集了众多技术男,玩起资本运作来并不逊色。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9月14日,发行人总股本不过977.8万股,当年10月股份扩充至3978万股,12月24日公司的总股本增加至3.6亿股。这也意味,短短3个月的时间,公司总股本激增36倍,由于大多数的股本为发行人资本公积和未分配利润转增而来,实为“股本虚扩张”,并没有产生现金或其他资产的流入。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沪上投行人士分析,公司在上市前大规模扩充股本,有几种可能,一是对外提升资本实力,二是降低每股净资产,如果能成功上市,股价不至于过于高企(2017年汉迪移动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27.39元/股,2018年这一数字速降为2.11元/股),三是为突击入股者派送盛宴。 
    招股书显示,公司两大股东北京清合、北京清宸同创为发行人员工持股平台,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总计持有发行人3600万股股份,原始投资金额仅为887.75万元,折合每股的成本不到0.25元,股权激励设置价格有过低之嫌疑。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7月13日,拉萨天宽与实控人黄扬清、拉萨清智共同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拉萨天宽分别将其持有的汉迪移动48.9万股股份以人民币461.54 万元为对价转让给黄扬清;将其持有的汉迪移动78.2万股股份以人民币738.46万元为对价转让给拉萨清智。此次股权交易的价格为9.4元/股,不过仅仅相隔3个多月的时间,在发行人新一波增资中,拉萨天宽认购150万股,认购价格仅为1元/股。间隔时间如此之短的两次股权交易,价格悬殊如此之大,发行人并未解释其定价依据,而相关信息显示,2018年11月26日之前黄扬清仍为拉萨天宽高管。 
 
10年流量收割,再增长越来越难
    汉迪移动为何不甘于低调发财,而是转求高调上市?无疑,上市后的财富盛宴让人垂涎。公司创始人、实控人均为黄扬清,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黄扬清直接与间接持有汉迪移动股份数占比为69.58%。 
    事实上,除了掌舵汉迪移动,黄扬清在其他领域亦雄心勃勃。其中,北京佳瑞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佳瑞互动)为黄扬清控制,按照佳瑞互动子公司清瑞医疗的招聘公告,“其由黄扬清与清华大学顶尖科学家在无创血糖领域合作的创业公司,目前来自国际国内希望投资的投资人很多,同时希望在业务上合作的医疗跨国公司和互联网公司也很多,诸如强生、腾讯等。但公司坚持早期不被外界的资本和合作干扰,同时也不缺钱……公司未来对标的对象是医疗仪器领域的国际大公司强生、西门子以及科技产业内的苹果等公司”。这也让圈内人士调侃,“清瑞医疗不缺钱的背后,是靠创始人输血,而创始人的钱从何而来,只能靠资本市场的造富能力了。” 
    此外,作为一家靠工具应用发展起来的互联网企业,汉迪移动在海内外收割了一批流量后,想保证用户增速越来越难。这从3月底公布财报的竞争对手——猎豹移动可见一斑。在去年第四季度,这家公司的MAU从上季度的5.35亿下降到4.70亿。对于跌幅巨大,管理层坦承主要是因为投放减少。有别于猎豹的战线收缩,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汉迪移动却是极力扩张。公司报告期内的销售费用分别为7226.2万元、2.3亿元和5.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74%、42.67%和42.83%,推广费用逐年上升。 
    据了解,在经过近10年的发展后,用户获取成本增加、市场同质化严重、大厂碾压等多因素发力,工具产品出海形势不再轻松。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局内企业在转型思变。财报显示,虽然工具类产品仍然是猎豹移动的主要营收来源,但去年四季度收入同比下降16.5%,游戏则成为猎豹财报中最亮丽的业务,公司也在重点布局AI领域。 
    从汉迪移动披露的募投项目来看,公司拟将2.91亿元用于数据网络与人工智能建设项目,坊间难免揣测,汉迪移动积极上市,是否也是未雨绸缪之举?截至《金证券》记者发稿,汉迪移动并未对采访内容有所回复。

编辑:杨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