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胜蓝科技:“努力而勉强”的IPO样本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东莞胜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胜蓝科技)披露招股书,拟申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资料显示,胜蓝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电子连接器及精密零组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应用于消费类电子、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依靠一个连接器,胜蓝科技与富士康、小米、比亚迪、立讯精密等企业搭上了边。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或许是诸多难以靠技术“一剑封喉”的科技企业谋求上市的缩影和样本,其背后折射的是,它们在IPO征途中不惜一切代价的“努力和勉强”。 
 
专利纷扰
    从公开资料来看,胜蓝科技早有登陆资本市场之心。媒体报道称,2013年10月,胜蓝科技高管在向当地政府官员汇报工作时,就表示,“做好上市工作,争取3-5年内成功实现IPO。” 
    2016年8月底,市场传出消息,胜蓝科技已于近日正式申请新三板挂牌。不过,胜蓝科技只是往市场投了一颗石头,然后就无声无息,直至这次转投创业板。对于中途退出原因,在公司给《金证券》记者的回函中,其表示:根据自身的战略发展规划调整和实施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
    或许并非如此简单,《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新三板公司瑞捷光电披露关于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称原告自2013年3月至2014年5月独立研发一种新的光学透镜生产技术,该“光学透镜生产技术”为原告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而被告1是一家专业从事电子连接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被告2至被告5参与了原告“光学透镜生产技术”的研发,并先后从原告处离职加入被告1,之后被告1生产出了与原告一样的上述光学透镜(被告1此前并不生产该光学透镜)并低价销售给原告的客户等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了解,该公告中所指的原告,正是胜蓝科技。对于股转公司出具的反馈意见,胜蓝科技曾如此回复:对于非专利技术情况,公司制备光学透镜模具研发中涉嫌利用瑞捷光电光电技术图纸行为,从而相关产品涉嫌侵权行为,原因为公司原参与研发该等模具外观研发员工邱日旺、罗正萍、杜玉双、何磊(非核心员工)涉嫌侵犯前任职单位瑞捷光电的商业秘密。 
    公司认为,公司招聘前述员工涉嫌盗窃原任职单位瑞捷光电商业秘密,属于员工个人行为,公司也属受害方。案件发生后,公司已经开始停止侵权行为,停止了前述涉案产品的生产销售。如果公司一旦被提起诉讼,则存在需要承担赔偿76.50万元及瑞捷光电所支出的合理调查费用的风险。
    当时业内人士就指出,胜蓝科技回复有相互矛盾的地方。公司一方面认为自己也为受害者,另一方面又认为公司需要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石二鸟
    不过,该宗诉讼的最终结果却是峰回路转,让人大跌眼镜。
    胜蓝科技最新招股书显示,2016年12月,胜蓝科技与瑞捷光电签订了《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瑞捷光电许可胜蓝科技使用“光学透镜技术”专有技术,许可期限至2019年12月31日止,胜蓝科技一次性支付瑞捷光电300万元的专有技术许可费。法院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该案于2016年11月3日立案,原告于2016年12月13日提出撤诉申请。
    胜蓝科技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公司与瑞捷光电签订的《商业秘密纠纷和解协议》、《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已有效履行,双方不存在任何争议或潜在纠纷。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律师则分析,这300万元可以理解为是专有技术许可费,也可以是赔偿金,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对此,沪上某投行人士表示,“专利诉讼对科技类企业IPO有比较大的影响,胜蓝科技放弃新三板挂牌申请,可能有这部分的原因。从各方的公告来看,胜蓝科技涉及的这个专有技术,原本属于有瑕疵的专利技术,公司出手买下技术,实际上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摆脱诉讼纠纷,不对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另一方面,公司借机扩充了业务线,在业绩上增加了砝码。” 
 
不惜代价
    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不失为一个“努力而勉强”谋求上市的样本。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4.21亿元、4.60亿元和6.45 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4039万元、4289万元、6628万元。不难看出,除了2018年净利润增长较快外,2017年实际增长平平。其中,借力光学透镜技术的那一纸《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公司在光学透镜方面的业务倒是增长相当快,从2016年营收为2018.56万元激增至去年的6328万元。 
    公司招股书亦透露,子公司东莞富智达为尽快实现业绩增长,进行了一定规模的人员扩张和机器设备投入,报告期内公司也有低价冲量之嫌疑。如在解释新能源汽车连接器及组件平均销售单价2017年较2016年有所下降,公司并未回避,称为进一步开拓市场,发行人对其销售的软硬连接等产品实行了一定的降价策略。 
    此外公司频频在招股书中称,富士康、立讯精密为公司的重要客户, 2018年公司在消费类电子连接器及组件收入较上年增加 1.2亿元,增幅为32.94%,主要原因为公司当年向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增加4213.48 万元,公司对立讯精密的销售收入增加1047.41万元。 
    事实上,正如胜蓝科技所言,连接器市场处于一种充分竞争的局面,而富士康和立讯精密恰恰是靠此起家,是该领域的领军企业。随着终端设备的精密程度和复杂度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头部企业致力于高端连接器市场,而舍弃了部分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中低端市场。胜蓝科技从这两家公司接到的单子越多,恰恰说明这种模式转换正在加快。 
    前述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目前A股做连接器市场的上市公司有好几家,从业务规模和技术水平来看,胜蓝科技均不见优势。而从去年财报看,行业正呈现强者恒强的局面,去年业务倾斜中低端市场的公司业绩滑坡相当厉害。招股书也显示,报告期内,胜蓝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7.93%、26.97%、25.02%,呈下降趋势。 dddd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东莞胜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胜蓝科技)披露招股书,拟申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资料显示,胜蓝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电子连接器及精密零组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应用于消费类电子、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依靠一个连接器,胜蓝科技与富士康、小米、比亚迪、立讯精密等企业搭上了边。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或许是诸多难以靠技术“一剑封喉”的科技企业谋求上市的缩影和样本,其背后折射的是,它们在IPO征途中不惜一切代价的“努力和勉强”。 
 
专利纷扰
    从公开资料来看,胜蓝科技早有登陆资本市场之心。媒体报道称,2013年10月,胜蓝科技高管在向当地政府官员汇报工作时,就表示,“做好上市工作,争取3-5年内成功实现IPO。” 
    2016年8月底,市场传出消息,胜蓝科技已于近日正式申请新三板挂牌。不过,胜蓝科技只是往市场投了一颗石头,然后就无声无息,直至这次转投创业板。对于中途退出原因,在公司给《金证券》记者的回函中,其表示:根据自身的战略发展规划调整和实施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
    或许并非如此简单,《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新三板公司瑞捷光电披露关于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称原告自2013年3月至2014年5月独立研发一种新的光学透镜生产技术,该“光学透镜生产技术”为原告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而被告1是一家专业从事电子连接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被告2至被告5参与了原告“光学透镜生产技术”的研发,并先后从原告处离职加入被告1,之后被告1生产出了与原告一样的上述光学透镜(被告1此前并不生产该光学透镜)并低价销售给原告的客户等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了解,该公告中所指的原告,正是胜蓝科技。对于股转公司出具的反馈意见,胜蓝科技曾如此回复:对于非专利技术情况,公司制备光学透镜模具研发中涉嫌利用瑞捷光电光电技术图纸行为,从而相关产品涉嫌侵权行为,原因为公司原参与研发该等模具外观研发员工邱日旺、罗正萍、杜玉双、何磊(非核心员工)涉嫌侵犯前任职单位瑞捷光电的商业秘密。 
    公司认为,公司招聘前述员工涉嫌盗窃原任职单位瑞捷光电商业秘密,属于员工个人行为,公司也属受害方。案件发生后,公司已经开始停止侵权行为,停止了前述涉案产品的生产销售。如果公司一旦被提起诉讼,则存在需要承担赔偿76.50万元及瑞捷光电所支出的合理调查费用的风险。
    当时业内人士就指出,胜蓝科技回复有相互矛盾的地方。公司一方面认为自己也为受害者,另一方面又认为公司需要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石二鸟
    不过,该宗诉讼的最终结果却是峰回路转,让人大跌眼镜。
    胜蓝科技最新招股书显示,2016年12月,胜蓝科技与瑞捷光电签订了《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瑞捷光电许可胜蓝科技使用“光学透镜技术”专有技术,许可期限至2019年12月31日止,胜蓝科技一次性支付瑞捷光电300万元的专有技术许可费。法院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该案于2016年11月3日立案,原告于2016年12月13日提出撤诉申请。
    胜蓝科技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公司与瑞捷光电签订的《商业秘密纠纷和解协议》、《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已有效履行,双方不存在任何争议或潜在纠纷。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律师则分析,这300万元可以理解为是专有技术许可费,也可以是赔偿金,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对此,沪上某投行人士表示,“专利诉讼对科技类企业IPO有比较大的影响,胜蓝科技放弃新三板挂牌申请,可能有这部分的原因。从各方的公告来看,胜蓝科技涉及的这个专有技术,原本属于有瑕疵的专利技术,公司出手买下技术,实际上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摆脱诉讼纠纷,不对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另一方面,公司借机扩充了业务线,在业绩上增加了砝码。” 
 
不惜代价
    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不失为一个“努力而勉强”谋求上市的样本。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4.21亿元、4.60亿元和6.45 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4039万元、4289万元、6628万元。不难看出,除了2018年净利润增长较快外,2017年实际增长平平。其中,借力光学透镜技术的那一纸《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公司在光学透镜方面的业务倒是增长相当快,从2016年营收为2018.56万元激增至去年的6328万元。 
    公司招股书亦透露,子公司东莞富智达为尽快实现业绩增长,进行了一定规模的人员扩张和机器设备投入,报告期内公司也有低价冲量之嫌疑。如在解释新能源汽车连接器及组件平均销售单价2017年较2016年有所下降,公司并未回避,称为进一步开拓市场,发行人对其销售的软硬连接等产品实行了一定的降价策略。 
    此外公司频频在招股书中称,富士康、立讯精密为公司的重要客户, 2018年公司在消费类电子连接器及组件收入较上年增加 1.2亿元,增幅为32.94%,主要原因为公司当年向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增加4213.48 万元,公司对立讯精密的销售收入增加1047.41万元。 
    事实上,正如胜蓝科技所言,连接器市场处于一种充分竞争的局面,而富士康和立讯精密恰恰是靠此起家,是该领域的领军企业。随着终端设备的精密程度和复杂度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头部企业致力于高端连接器市场,而舍弃了部分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中低端市场。胜蓝科技从这两家公司接到的单子越多,恰恰说明这种模式转换正在加快。 
    前述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目前A股做连接器市场的上市公司有好几家,从业务规模和技术水平来看,胜蓝科技均不见优势。而从去年财报看,行业正呈现强者恒强的局面,去年业务倾斜中低端市场的公司业绩滑坡相当厉害。招股书也显示,报告期内,胜蓝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7.93%、26.97%、25.02%,呈下降趋势。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东莞胜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胜蓝科技)披露招股书,拟申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资料显示,胜蓝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电子连接器及精密零组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应用于消费类电子、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依靠一个连接器,胜蓝科技与富士康、小米、比亚迪、立讯精密等企业搭上了边。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或许是诸多难以靠技术“一剑封喉”的科技企业谋求上市的缩影和样本,其背后折射的是,它们在IPO征途中不惜一切代价的“努力和勉强”。 
 
专利纷扰
    从公开资料来看,胜蓝科技早有登陆资本市场之心。媒体报道称,2013年10月,胜蓝科技高管在向当地政府官员汇报工作时,就表示,“做好上市工作,争取3-5年内成功实现IPO。” 
    2016年8月底,市场传出消息,胜蓝科技已于近日正式申请新三板挂牌。不过,胜蓝科技只是往市场投了一颗石头,然后就无声无息,直至这次转投创业板。对于中途退出原因,在公司给《金证券》记者的回函中,其表示:根据自身的战略发展规划调整和实施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
    或许并非如此简单,《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新三板公司瑞捷光电披露关于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称原告自2013年3月至2014年5月独立研发一种新的光学透镜生产技术,该“光学透镜生产技术”为原告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而被告1是一家专业从事电子连接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被告2至被告5参与了原告“光学透镜生产技术”的研发,并先后从原告处离职加入被告1,之后被告1生产出了与原告一样的上述光学透镜(被告1此前并不生产该光学透镜)并低价销售给原告的客户等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了解,该公告中所指的原告,正是胜蓝科技。对于股转公司出具的反馈意见,胜蓝科技曾如此回复:对于非专利技术情况,公司制备光学透镜模具研发中涉嫌利用瑞捷光电光电技术图纸行为,从而相关产品涉嫌侵权行为,原因为公司原参与研发该等模具外观研发员工邱日旺、罗正萍、杜玉双、何磊(非核心员工)涉嫌侵犯前任职单位瑞捷光电的商业秘密。 
    公司认为,公司招聘前述员工涉嫌盗窃原任职单位瑞捷光电商业秘密,属于员工个人行为,公司也属受害方。案件发生后,公司已经开始停止侵权行为,停止了前述涉案产品的生产销售。如果公司一旦被提起诉讼,则存在需要承担赔偿76.50万元及瑞捷光电所支出的合理调查费用的风险。
    当时业内人士就指出,胜蓝科技回复有相互矛盾的地方。公司一方面认为自己也为受害者,另一方面又认为公司需要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石二鸟
    不过,该宗诉讼的最终结果却是峰回路转,让人大跌眼镜。
    胜蓝科技最新招股书显示,2016年12月,胜蓝科技与瑞捷光电签订了《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瑞捷光电许可胜蓝科技使用“光学透镜技术”专有技术,许可期限至2019年12月31日止,胜蓝科技一次性支付瑞捷光电300万元的专有技术许可费。法院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该案于2016年11月3日立案,原告于2016年12月13日提出撤诉申请。
    胜蓝科技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公司与瑞捷光电签订的《商业秘密纠纷和解协议》、《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已有效履行,双方不存在任何争议或潜在纠纷。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律师则分析,这300万元可以理解为是专有技术许可费,也可以是赔偿金,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对此,沪上某投行人士表示,“专利诉讼对科技类企业IPO有比较大的影响,胜蓝科技放弃新三板挂牌申请,可能有这部分的原因。从各方的公告来看,胜蓝科技涉及的这个专有技术,原本属于有瑕疵的专利技术,公司出手买下技术,实际上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摆脱诉讼纠纷,不对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另一方面,公司借机扩充了业务线,在业绩上增加了砝码。” 
 
不惜代价
    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不失为一个“努力而勉强”谋求上市的样本。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4.21亿元、4.60亿元和6.45 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4039万元、4289万元、6628万元。不难看出,除了2018年净利润增长较快外,2017年实际增长平平。其中,借力光学透镜技术的那一纸《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公司在光学透镜方面的业务倒是增长相当快,从2016年营收为2018.56万元激增至去年的6328万元。 
    公司招股书亦透露,子公司东莞富智达为尽快实现业绩增长,进行了一定规模的人员扩张和机器设备投入,报告期内公司也有低价冲量之嫌疑。如在解释新能源汽车连接器及组件平均销售单价2017年较2016年有所下降,公司并未回避,称为进一步开拓市场,发行人对其销售的软硬连接等产品实行了一定的降价策略。 
    此外公司频频在招股书中称,富士康、立讯精密为公司的重要客户, 2018年公司在消费类电子连接器及组件收入较上年增加 1.2亿元,增幅为32.94%,主要原因为公司当年向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增加4213.48 万元,公司对立讯精密的销售收入增加1047.41万元。 
    事实上,正如胜蓝科技所言,连接器市场处于一种充分竞争的局面,而富士康和立讯精密恰恰是靠此起家,是该领域的领军企业。随着终端设备的精密程度和复杂度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头部企业致力于高端连接器市场,而舍弃了部分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中低端市场。胜蓝科技从这两家公司接到的单子越多,恰恰说明这种模式转换正在加快。 
    前述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目前A股做连接器市场的上市公司有好几家,从业务规模和技术水平来看,胜蓝科技均不见优势。而从去年财报看,行业正呈现强者恒强的局面,去年业务倾斜中低端市场的公司业绩滑坡相当厉害。招股书也显示,报告期内,胜蓝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7.93%、26.97%、25.02%,呈下降趋势。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东莞胜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胜蓝科技)披露招股书,拟申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资料显示,胜蓝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电子连接器及精密零组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应用于消费类电子、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依靠一个连接器,胜蓝科技与富士康、小米、比亚迪、立讯精密等企业搭上了边。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或许是诸多难以靠技术“一剑封喉”的科技企业谋求上市的缩影和样本,其背后折射的是,它们在IPO征途中不惜一切代价的“努力和勉强”。 
 
专利纷扰
    从公开资料来看,胜蓝科技早有登陆资本市场之心。媒体报道称,2013年10月,胜蓝科技高管在向当地政府官员汇报工作时,就表示,“做好上市工作,争取3-5年内成功实现IPO。” 
    2016年8月底,市场传出消息,胜蓝科技已于近日正式申请新三板挂牌。不过,胜蓝科技只是往市场投了一颗石头,然后就无声无息,直至这次转投创业板。对于中途退出原因,在公司给《金证券》记者的回函中,其表示:根据自身的战略发展规划调整和实施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
    或许并非如此简单,《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新三板公司瑞捷光电披露关于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称原告自2013年3月至2014年5月独立研发一种新的光学透镜生产技术,该“光学透镜生产技术”为原告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而被告1是一家专业从事电子连接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被告2至被告5参与了原告“光学透镜生产技术”的研发,并先后从原告处离职加入被告1,之后被告1生产出了与原告一样的上述光学透镜(被告1此前并不生产该光学透镜)并低价销售给原告的客户等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了解,该公告中所指的原告,正是胜蓝科技。对于股转公司出具的反馈意见,胜蓝科技曾如此回复:对于非专利技术情况,公司制备光学透镜模具研发中涉嫌利用瑞捷光电光电技术图纸行为,从而相关产品涉嫌侵权行为,原因为公司原参与研发该等模具外观研发员工邱日旺、罗正萍、杜玉双、何磊(非核心员工)涉嫌侵犯前任职单位瑞捷光电的商业秘密。 
    公司认为,公司招聘前述员工涉嫌盗窃原任职单位瑞捷光电商业秘密,属于员工个人行为,公司也属受害方。案件发生后,公司已经开始停止侵权行为,停止了前述涉案产品的生产销售。如果公司一旦被提起诉讼,则存在需要承担赔偿76.50万元及瑞捷光电所支出的合理调查费用的风险。
    当时业内人士就指出,胜蓝科技回复有相互矛盾的地方。公司一方面认为自己也为受害者,另一方面又认为公司需要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石二鸟
    不过,该宗诉讼的最终结果却是峰回路转,让人大跌眼镜。
    胜蓝科技最新招股书显示,2016年12月,胜蓝科技与瑞捷光电签订了《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瑞捷光电许可胜蓝科技使用“光学透镜技术”专有技术,许可期限至2019年12月31日止,胜蓝科技一次性支付瑞捷光电300万元的专有技术许可费。法院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该案于2016年11月3日立案,原告于2016年12月13日提出撤诉申请。
    胜蓝科技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公司与瑞捷光电签订的《商业秘密纠纷和解协议》、《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已有效履行,双方不存在任何争议或潜在纠纷。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律师则分析,这300万元可以理解为是专有技术许可费,也可以是赔偿金,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对此,沪上某投行人士表示,“专利诉讼对科技类企业IPO有比较大的影响,胜蓝科技放弃新三板挂牌申请,可能有这部分的原因。从各方的公告来看,胜蓝科技涉及的这个专有技术,原本属于有瑕疵的专利技术,公司出手买下技术,实际上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摆脱诉讼纠纷,不对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另一方面,公司借机扩充了业务线,在业绩上增加了砝码。” 
 
不惜代价
    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不失为一个“努力而勉强”谋求上市的样本。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4.21亿元、4.60亿元和6.45 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4039万元、4289万元、6628万元。不难看出,除了2018年净利润增长较快外,2017年实际增长平平。其中,借力光学透镜技术的那一纸《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公司在光学透镜方面的业务倒是增长相当快,从2016年营收为2018.56万元激增至去年的6328万元。 
    公司招股书亦透露,子公司东莞富智达为尽快实现业绩增长,进行了一定规模的人员扩张和机器设备投入,报告期内公司也有低价冲量之嫌疑。如在解释新能源汽车连接器及组件平均销售单价2017年较2016年有所下降,公司并未回避,称为进一步开拓市场,发行人对其销售的软硬连接等产品实行了一定的降价策略。 
    此外公司频频在招股书中称,富士康、立讯精密为公司的重要客户, 2018年公司在消费类电子连接器及组件收入较上年增加 1.2亿元,增幅为32.94%,主要原因为公司当年向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增加4213.48 万元,公司对立讯精密的销售收入增加1047.41万元。 
    事实上,正如胜蓝科技所言,连接器市场处于一种充分竞争的局面,而富士康和立讯精密恰恰是靠此起家,是该领域的领军企业。随着终端设备的精密程度和复杂度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头部企业致力于高端连接器市场,而舍弃了部分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中低端市场。胜蓝科技从这两家公司接到的单子越多,恰恰说明这种模式转换正在加快。 
    前述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目前A股做连接器市场的上市公司有好几家,从业务规模和技术水平来看,胜蓝科技均不见优势。而从去年财报看,行业正呈现强者恒强的局面,去年业务倾斜中低端市场的公司业绩滑坡相当厉害。招股书也显示,报告期内,胜蓝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7.93%、26.97%、25.02%,呈下降趋势。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东莞胜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胜蓝科技)披露招股书,拟申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资料显示,胜蓝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电子连接器及精密零组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应用于消费类电子、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依靠一个连接器,胜蓝科技与富士康、小米、比亚迪、立讯精密等企业搭上了边。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或许是诸多难以靠技术“一剑封喉”的科技企业谋求上市的缩影和样本,其背后折射的是,它们在IPO征途中不惜一切代价的“努力和勉强”。 
 
专利纷扰
    从公开资料来看,胜蓝科技早有登陆资本市场之心。媒体报道称,2013年10月,胜蓝科技高管在向当地政府官员汇报工作时,就表示,“做好上市工作,争取3-5年内成功实现IPO。” 
    2016年8月底,市场传出消息,胜蓝科技已于近日正式申请新三板挂牌。不过,胜蓝科技只是往市场投了一颗石头,然后就无声无息,直至这次转投创业板。对于中途退出原因,在公司给《金证券》记者的回函中,其表示:根据自身的战略发展规划调整和实施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
    或许并非如此简单,《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新三板公司瑞捷光电披露关于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称原告自2013年3月至2014年5月独立研发一种新的光学透镜生产技术,该“光学透镜生产技术”为原告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而被告1是一家专业从事电子连接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被告2至被告5参与了原告“光学透镜生产技术”的研发,并先后从原告处离职加入被告1,之后被告1生产出了与原告一样的上述光学透镜(被告1此前并不生产该光学透镜)并低价销售给原告的客户等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了解,该公告中所指的原告,正是胜蓝科技。对于股转公司出具的反馈意见,胜蓝科技曾如此回复:对于非专利技术情况,公司制备光学透镜模具研发中涉嫌利用瑞捷光电光电技术图纸行为,从而相关产品涉嫌侵权行为,原因为公司原参与研发该等模具外观研发员工邱日旺、罗正萍、杜玉双、何磊(非核心员工)涉嫌侵犯前任职单位瑞捷光电的商业秘密。 
    公司认为,公司招聘前述员工涉嫌盗窃原任职单位瑞捷光电商业秘密,属于员工个人行为,公司也属受害方。案件发生后,公司已经开始停止侵权行为,停止了前述涉案产品的生产销售。如果公司一旦被提起诉讼,则存在需要承担赔偿76.50万元及瑞捷光电所支出的合理调查费用的风险。
    当时业内人士就指出,胜蓝科技回复有相互矛盾的地方。公司一方面认为自己也为受害者,另一方面又认为公司需要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石二鸟
    不过,该宗诉讼的最终结果却是峰回路转,让人大跌眼镜。
    胜蓝科技最新招股书显示,2016年12月,胜蓝科技与瑞捷光电签订了《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瑞捷光电许可胜蓝科技使用“光学透镜技术”专有技术,许可期限至2019年12月31日止,胜蓝科技一次性支付瑞捷光电300万元的专有技术许可费。法院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该案于2016年11月3日立案,原告于2016年12月13日提出撤诉申请。
    胜蓝科技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公司与瑞捷光电签订的《商业秘密纠纷和解协议》、《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已有效履行,双方不存在任何争议或潜在纠纷。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律师则分析,这300万元可以理解为是专有技术许可费,也可以是赔偿金,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对此,沪上某投行人士表示,“专利诉讼对科技类企业IPO有比较大的影响,胜蓝科技放弃新三板挂牌申请,可能有这部分的原因。从各方的公告来看,胜蓝科技涉及的这个专有技术,原本属于有瑕疵的专利技术,公司出手买下技术,实际上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摆脱诉讼纠纷,不对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另一方面,公司借机扩充了业务线,在业绩上增加了砝码。” 
 
不惜代价
    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不失为一个“努力而勉强”谋求上市的样本。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4.21亿元、4.60亿元和6.45 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4039万元、4289万元、6628万元。不难看出,除了2018年净利润增长较快外,2017年实际增长平平。其中,借力光学透镜技术的那一纸《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公司在光学透镜方面的业务倒是增长相当快,从2016年营收为2018.56万元激增至去年的6328万元。 
    公司招股书亦透露,子公司东莞富智达为尽快实现业绩增长,进行了一定规模的人员扩张和机器设备投入,报告期内公司也有低价冲量之嫌疑。如在解释新能源汽车连接器及组件平均销售单价2017年较2016年有所下降,公司并未回避,称为进一步开拓市场,发行人对其销售的软硬连接等产品实行了一定的降价策略。 
    此外公司频频在招股书中称,富士康、立讯精密为公司的重要客户, 2018年公司在消费类电子连接器及组件收入较上年增加 1.2亿元,增幅为32.94%,主要原因为公司当年向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增加4213.48 万元,公司对立讯精密的销售收入增加1047.41万元。 
    事实上,正如胜蓝科技所言,连接器市场处于一种充分竞争的局面,而富士康和立讯精密恰恰是靠此起家,是该领域的领军企业。随着终端设备的精密程度和复杂度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头部企业致力于高端连接器市场,而舍弃了部分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中低端市场。胜蓝科技从这两家公司接到的单子越多,恰恰说明这种模式转换正在加快。 
    前述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目前A股做连接器市场的上市公司有好几家,从业务规模和技术水平来看,胜蓝科技均不见优势。而从去年财报看,行业正呈现强者恒强的局面,去年业务倾斜中低端市场的公司业绩滑坡相当厉害。招股书也显示,报告期内,胜蓝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7.93%、26.97%、25.02%,呈下降趋势。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日前,东莞胜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胜蓝科技)披露招股书,拟申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资料显示,胜蓝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电子连接器及精密零组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应用于消费类电子、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依靠一个连接器,胜蓝科技与富士康、小米、比亚迪、立讯精密等企业搭上了边。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或许是诸多难以靠技术“一剑封喉”的科技企业谋求上市的缩影和样本,其背后折射的是,它们在IPO征途中不惜一切代价的“努力和勉强”。 
 
专利纷扰
    从公开资料来看,胜蓝科技早有登陆资本市场之心。媒体报道称,2013年10月,胜蓝科技高管在向当地政府官员汇报工作时,就表示,“做好上市工作,争取3-5年内成功实现IPO。” 
    2016年8月底,市场传出消息,胜蓝科技已于近日正式申请新三板挂牌。不过,胜蓝科技只是往市场投了一颗石头,然后就无声无息,直至这次转投创业板。对于中途退出原因,在公司给《金证券》记者的回函中,其表示:根据自身的战略发展规划调整和实施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
    或许并非如此简单,《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新三板公司瑞捷光电披露关于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称原告自2013年3月至2014年5月独立研发一种新的光学透镜生产技术,该“光学透镜生产技术”为原告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而被告1是一家专业从事电子连接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被告2至被告5参与了原告“光学透镜生产技术”的研发,并先后从原告处离职加入被告1,之后被告1生产出了与原告一样的上述光学透镜(被告1此前并不生产该光学透镜)并低价销售给原告的客户等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据了解,该公告中所指的原告,正是胜蓝科技。对于股转公司出具的反馈意见,胜蓝科技曾如此回复:对于非专利技术情况,公司制备光学透镜模具研发中涉嫌利用瑞捷光电光电技术图纸行为,从而相关产品涉嫌侵权行为,原因为公司原参与研发该等模具外观研发员工邱日旺、罗正萍、杜玉双、何磊(非核心员工)涉嫌侵犯前任职单位瑞捷光电的商业秘密。 
    公司认为,公司招聘前述员工涉嫌盗窃原任职单位瑞捷光电商业秘密,属于员工个人行为,公司也属受害方。案件发生后,公司已经开始停止侵权行为,停止了前述涉案产品的生产销售。如果公司一旦被提起诉讼,则存在需要承担赔偿76.50万元及瑞捷光电所支出的合理调查费用的风险。
    当时业内人士就指出,胜蓝科技回复有相互矛盾的地方。公司一方面认为自己也为受害者,另一方面又认为公司需要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一石二鸟
    不过,该宗诉讼的最终结果却是峰回路转,让人大跌眼镜。
    胜蓝科技最新招股书显示,2016年12月,胜蓝科技与瑞捷光电签订了《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约定瑞捷光电许可胜蓝科技使用“光学透镜技术”专有技术,许可期限至2019年12月31日止,胜蓝科技一次性支付瑞捷光电300万元的专有技术许可费。法院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该案于2016年11月3日立案,原告于2016年12月13日提出撤诉申请。
    胜蓝科技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公司与瑞捷光电签订的《商业秘密纠纷和解协议》、《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已有效履行,双方不存在任何争议或潜在纠纷。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律师则分析,这300万元可以理解为是专有技术许可费,也可以是赔偿金,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对此,沪上某投行人士表示,“专利诉讼对科技类企业IPO有比较大的影响,胜蓝科技放弃新三板挂牌申请,可能有这部分的原因。从各方的公告来看,胜蓝科技涉及的这个专有技术,原本属于有瑕疵的专利技术,公司出手买下技术,实际上是一石二鸟,一方面可以摆脱诉讼纠纷,不对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另一方面,公司借机扩充了业务线,在业绩上增加了砝码。” 
 
不惜代价
    在业内人士看来,胜蓝科技不失为一个“努力而勉强”谋求上市的样本。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4.21亿元、4.60亿元和6.45 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4039万元、4289万元、6628万元。不难看出,除了2018年净利润增长较快外,2017年实际增长平平。其中,借力光学透镜技术的那一纸《专有技术实施许可合同》,公司在光学透镜方面的业务倒是增长相当快,从2016年营收为2018.56万元激增至去年的6328万元。 
    公司招股书亦透露,子公司东莞富智达为尽快实现业绩增长,进行了一定规模的人员扩张和机器设备投入,报告期内公司也有低价冲量之嫌疑。如在解释新能源汽车连接器及组件平均销售单价2017年较2016年有所下降,公司并未回避,称为进一步开拓市场,发行人对其销售的软硬连接等产品实行了一定的降价策略。 
    此外公司频频在招股书中称,富士康、立讯精密为公司的重要客户, 2018年公司在消费类电子连接器及组件收入较上年增加 1.2亿元,增幅为32.94%,主要原因为公司当年向富士康的销售收入增加4213.48 万元,公司对立讯精密的销售收入增加1047.41万元。 
    事实上,正如胜蓝科技所言,连接器市场处于一种充分竞争的局面,而富士康和立讯精密恰恰是靠此起家,是该领域的领军企业。随着终端设备的精密程度和复杂度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头部企业致力于高端连接器市场,而舍弃了部分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中低端市场。胜蓝科技从这两家公司接到的单子越多,恰恰说明这种模式转换正在加快。 
    前述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目前A股做连接器市场的上市公司有好几家,从业务规模和技术水平来看,胜蓝科技均不见优势。而从去年财报看,行业正呈现强者恒强的局面,去年业务倾斜中低端市场的公司业绩滑坡相当厉害。招股书也显示,报告期内,胜蓝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7.93%、26.97%、25.02%,呈下降趋势。 

编辑:杨志敏